魔魅 55 双美偷欢 <高H、慎>

 “好了,你把这碗药喝了便能暂时止痛。但是你这骨头伤的也著实奇怪,我是束手无策了,等我师兄印无忧回来再说吧。”

 皱著精致的长眉,皇甫玄紫一手拎著自己因长於手腕而下垂的袖子,另一只手则从长袖中探出来慢而仔细的抚摸著自己兄长因受伤而变得有些畸形的膝盖。

 啧……

 以前说女人比男人阴狠时他还有些不认可,心里想著再古怪刚强的女子,内心深处总会残留一些与生俱来的仁慈与温柔。可是他却恰恰忽略了,当一个女人爱人不成时便会由爱生恨。这恨一旦产生就势如洪水,变成妖魔一般的怨念,活生生的张开血盆大口就将她曾经深爱过的男子嚼得骨头渣都不剩。

 眼见这皇甫赢的伤势虽没有日渐严重,却也半点痊愈的迹象都没有。平时走路时拄著拐便没有多大妨碍,但是一旦经历过剧烈运动便会犹如阴雨天发作的宿疾一样从骨头深处向外扩散开锥心的疼痛。

 此时此刻,他看著自己素来冷酷的兄长刚毅的脸上居然也露出极其辛苦的神色,男人的心里感到非常的不是滋味儿。

 莲妃啊莲妃,你真的好狠啊──

 居然用这种两败俱伤的方式要我大哥一辈子记住你。

 正当皇甫玄紫为兄长而感到心痛和懊恼之时,眼前的皇甫赢接过了药碗却只是沈默的端著,一双原本炯炯有神的黑眸盯著这深色的汤汁竟然露出了一些迷茫与脆弱。

 隔了好一会儿,他才忽然抬头,翕动著薄唇喃喃的念了一句──

 “玄紫,你跟我说实话。我的腿是不是再也好不了了?”

 一语未尽,幕清幽已是红了眼眶。就连皇甫玄紫脸色也是阴沈的不能再阴沈,一改他平时淡雅的风姿。

 “不要胡说,我师兄那麽厉害,是他的话一定有办法可以治好你的腿。”

 上前一步轻轻地握住了兄长的手,皇甫玄紫蹲下身子像小时候那样仰望著他这位威严伟岸的大哥,红唇中吐出的话语是那样的温柔。

 “罢了,也算是我自己造下的孽吧。至少祝晴莲那里,我是再也不欠她什麽了。”

 尽管耳边听到的安慰十分坚决,但是自己的身子毕竟还是自己最清楚。

 这腿啊,不注意的时候就会忘记了自己其实是跛的。但是真要疼起来就像是有人拿锯来锯磨他这血肉之躯一样,疼得要人命啊……

 感到膝上的疼痛越来越难忍,皇甫赢苦笑了一声,仰头将手中苦涩的药汁一饮而尽,豪气的动作里隐藏了几许凄凉。

 “不就是一条腿麽,没什麽。”

 !当一声将空碗放在一边的矮几上,皇甫赢闭上了眼睛沈默的做著深呼吸。

 “你……”

 幕清幽站在一旁一直目睹著这让人心疼的一幕,但是好几次安慰的话到了嘴边却又咽了回去吗、,生怕会起了反效果。

 “好了,让皇兄在这里睡一下吧。这药有镇痛安神的作用,我们待在这里反而会影响他。”

 见心爱的女人脸上充满了担忧与哀伤,皇甫玄紫走过去对她柔声说道。藏在袖中的素手还悄悄地捏了捏她的臂弯,美豔的眸子背对著皇甫赢向她使了个暧昧的眼色。

 “嗯?”

 见他忽然这样,幕清幽心领神会的心中一动。转头望见床上的皇甫赢已经安静的闭上了双眼沈睡,当下便跟著皇甫玄紫走出了他的房间。

 “玄紫,你有话对我说?”

 两个人一前一後的来到了偏厅里,见已经没有别人听得到他们之间的对话,幕清幽这才拉住男人的手轻声问道。

 无论皇甫赢是不是知晓了他们之间的“奸情”,但是当著正夫的面她对皇甫玄紫还是不好表露出其他情愫的。现下无人,她终於可以自在的不用任何伪装的同另外一个人说话了。这样知己知彼的感觉,让她觉得尤为珍贵。

 “哦……”

 原本以为男人方才的眼色是有重要的事情要跟自己说,哪知下一瞬间,皇甫玄紫竟然一把将她搂进怀中。柔软的红唇这般饥渴的贴了上来,将她吻了个措手不及。

 “幽儿,我好想你……”

 伸出舌头色情的舔吻著幕清幽的小口,皇甫玄紫漂亮的脸上泛起了欲望的颜色。只见他用自己纤瘦却意外有力的双臂牢牢固定住怀中的美人儿,男性的躯体紧紧贴住她玲珑的身子不安分的磨蹭著。

 “别……你哥哥在呢……”

 口中莫名其妙的多了男人的舌头在搅动,而她的小腹也清清楚楚的被某种长而坚硬的棒状物抵住。幕清幽哭笑不得的推拒著男人的兽行,不明白他为什麽会突然发情。

 “怕什麽,我给他吃的药足够他睡上一天的。这段时间里,我们可以好好温存一下。”

 见女人只在乎自己大哥的感受,皇甫玄紫的柳眉小心眼的皱起。不依不饶的吮住幕清幽的嘴唇啃了又啃,大手已经顺著女人的裹胸摸了进去,握住一团饱满的凝乳恣意的玩弄。

 “你……”

 听到一向乖巧的男人这麽说,幕清幽无语。没想到为了能同她行房,这个向来温顺又让她放心的家夥居然给皇甫赢下了迷药。这可真是“色”胆包天啊……

 “我就来了……”

 感觉怀中的挣扎慢慢的变弱,皇甫玄紫欣喜的将她半推半搂的往偏厅内的梨木雕椅上放。

 华美的纱裙罩衫极快速的被他掀起的掀起,拉下的落下,男人让幕清幽背对著自己,用双手撑在光滑的椅面上摆出动物性交的姿势。

 “唉……”

 见躲不过他的攻击,幕清幽无奈的叹了口气。随裙子被身後的色狼急切的掀到腰部之上,雪白的臀部被冷空气吹起了一层颤抖她的喘息也在慢慢加剧。

 “那你快点,不要被人发现了才好。”

 娇嗔著对皇甫玄紫下了一道限制,生怕两人做过头被皇甫赢撞见这般不堪的模样。幕清幽听话的将自己的雪臀翘的更高,双腿也自然而然的分开,好让对方顺利的将自己的亵裤除下再温柔的爱抚那娇嫩的花朵。

 “是是是,放心吧我的宝贝儿,我一定会速战速决的。”

 心下窃喜女人的顺从,皇甫玄紫低下头仔细的爱抚著她那销魂得要人命的屁股。一双精巧的素手沿著幕清幽臀部的曲线慢慢的摩挲画圈,不一会儿就见到盈盈水光从那细小粉嫩的肉缝里流了出来。晶晶亮亮的好似花瓣上新鲜的露珠,当下就将他刺激的下半身更为坚硬。

 於是乎,口中虽然痛快的答应了她的要求,但是他自己心里很明白,若不能做到完全满足,他是绝对不会放开她的屁股的。

 这些日子幕清幽忙著跟皇甫赢周旋,好获得能探究後山的权利。著实冷落了他好几天,让他半夜醒来对著冷冰冰的大床寂寞的要命。今天终於被他逮到她,又如何能轻易放手!

 “嗯……嗯嗯……好痒啊……玄紫……”

 像狗一样撅著,让幕清幽处於被动地位。看不见身後男人究竟做了何种动作,她被亵玩的感觉反而更加强烈。

 “没事,一会儿就不痒了。紫一定会伺候的你无比舒服──”

 火热的唇一点一点的吮吻著女人纤细的腰部,皇甫玄紫从身後抱住幕清幽,利用身体上的优势一边亲著她一边将手指伸到女人腿心处来回的抚摸。

 “哎呀……哈……”

 感觉到自己的阴唇被男人轻轻地拉开,一根中指就著滑腻的淫水就这般毫无预警的插了进来,幕清幽忍不住发出性感的吟叫,美丽的脸上浮起了燥热的绯红。

 “这里被手指插一插就会变得很浪了,我说的对麽,幽儿?”

 见女人已经开始享受自己的爱抚,皇甫玄紫发出娇媚的轻笑,紧接著加入一指更加大力的抽插幕清幽的小穴。另一只手也穿过她的腋下向前略显粗暴的握住了一个绵乳揉捏。

 “快点……再用力……我还要……”

 当乳尖被皇甫玄紫夹住慢慢捻动的时候,幕清幽摇晃著自己的头将绾好的长发甩的凌乱。感觉到自己阴道里的水越流越多,还伴随著男人的抽插发出“唧唧”的叫声,下半身提升起的渴望让她情不自禁的扭动起腰肢来。

 “想要这个了?”

 亲眼见到喜欢的女人在自己的玩弄下发骚发浪,皇甫玄紫心里的满足是不可言喻的。淫笑著伸手从裤子里掏出那一根长而美丽的肉棒,他轻轻摆动臀部用鞭子一般的阳具抽打著幕清幽的屁股,让她感觉到自己强而有力的存在。

 “嗯……我要……快干我……我想被插了……”

 一方面心里还想著不要被皇甫赢发现才好要赶紧速战速决,另一方面她也的确是很希望被玄紫拥抱。

 今天早上刚被哥哥狠狠地操完,晚上又被弟弟插进小穴里玩弄。这样的刺激令幕清幽兴奋无比,顾不得害羞只是凭著本能喊出自己的需要。

 “好,就给了你吧!”

 听到这样直白的邀请,没有哪个男人还能忍受的住。提起一口气将阳具对准了那湿漉漉的小肉洞,皇甫玄紫从幕清幽身後猛的一顶,阴茎立刻尽根没入她甜蜜的甬道。

 “啊……啊……”

 被插的快感让幕清幽热情的吟叫了起来,不同於皇甫赢的粗大,皇甫玄紫的肉棒虽然也能将她完全撑开。但是更多的快感来源自他那硕长的棒子一下子就插到她的花心里,对著那又酸又软的禁地“啪啪啪啪”撞个不停。那感觉就像是一直被男人干到高潮一样,不仅充实,而且快乐无比。

 “嗯……插死你……插死你……小妖精……看我今天怎麽玩你……”

 男人趴在幕清幽身上,弓身抓住她的两团乳房开始用力顶撞她的身体。女人的娇躯被他顶得一晃一晃的,雪白的肌肤不住颤动,看上去非常淫靡。

  就这样干了她几百下,皇甫玄紫显然是不满足无法看到幕清幽被干时的表情。只见他吟叫了一声,而後把幕清幽整个翻了个身,让她上半身躺在椅子里,只是高高的翘起两条玉腿,再凶猛的戳进她的阴道猛干。

 “啊……啊……玄紫……我好舒服……用力……”

 抬眼望见自己的两条腿都抱起来了,男人连著光滑下腹部的阴茎正在阴口不停地进进出出。退出时她看到皇甫玄紫粉色的肉棒上满布自己流出的淫液,一推到底时她的阴唇又被两个漂亮的圆球用力的压紧。

 赤裸裸的性交给了她太多心理和生理上的刺激,雪白的乳房跟随著男人的节奏上下抖动著。直看得男人两眼发直,喉结不住的上下滚动。

 这个姿势让皇甫玄紫没有办法再俯下身玩弄幕清幽的乳房,只能发泄般的更快速挺动下体让她的小穴将自己吸得欲仙欲死。

 “干你……啊啊……干死你啊……宝贝……我真想就这麽把你插烂了……”

 口中说著无遮拦的淫话,今天的他因为自己哥哥就在房内而显得格外兴奋。

 呵──

 他正努力地干著哥哥的女人呐,这种禁忌的快感令皇甫玄紫前所未有的开怀。

 只见他不断挺动著腰肢,他的上半身和下半身几乎是不动的,只有腰间的摆动,使他整个人的动作看来既有节奏感又幽美。

 漂亮的人儿就是漂亮的人儿,幕清幽是,他又何曾逊色?

 硕长的阴茎在女人阴道快乐的抽插,他雪白的大腿撞击著自己情人的阴户,发出“啪啪……啪啪……”的声音。

 “玄紫……玄紫……”

 就这样又被干了几百下,幕清幽有些承受不住了,求饶似地叫了出来。被阴茎填充了的小穴开始一下一下的抽动,灭顶的高潮瞬间将她淹没。

 “还不行……我还没插够……”

 皇甫玄紫闻言哪里肯依,双手将女人的乳房揉动得更剧烈,一下一下都是重重的直捣花心。

 “啊……啊啊!!”

 巨大的高潮让幕清幽的整个身子都震动了起来,臀部疯狂的扭动著,每一个动作都因皇甫玄紫不停地延续自己的高潮而疯狂。

 “哦……你非要我射不可麽……”

 被她身下的小嘴儿吸得魂差点都丢掉了,男人最後狠动了几百下这才放松身子射出灼白的精液来……

 “哦……”

 酣畅淋漓的性爱之後,两个人同时舒服的喊了一声以发泄过多的快感。

 搂著酸软的幕清幽,皇甫玄紫顾不得自己衣衫不整,忘情的又跟她舌吻了一会儿,这才依依不舍的将怀中的女人放开。

 “满足了?”

 见男人神色欢愉,幕清幽窝在他的怀里没好气的念了一句。

 “嗯。”

 皇甫玄紫咧开嘴,暗爽的笑了笑。

 “你……”

 被他吃干又抹净,幕清幽还待多抱怨他几句。哪知这时,一个低沈又熟悉的声音却冷不丁的传入他们的耳中。

 “看来你们相处的不错啊──”

 扶著门框旁的木柱,皇甫赢一张俊脸已是骇人的铁青,显然是误打误撞的看了一场气死人的活春宫。

 不会吧……

 皇甫玄紫与幕清幽双双睁大了惊愕的眼,赤裸的身体却无所遁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