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魅 57 兄弟间默契

 “哼……”

  喊叫了快半个时辰,幕清幽觉得又热又累慢慢也没了力气,没过多久便睡著了。在梦中她习惯性想翻身,却立刻被手腕上腰带束缚住行动,这才又不自然醒转过来。

 “唔……好黑啊……”

 依然皇甫玄紫那个房间,身下也依然那张又大又柔软水床。女人嗅著鼻尖只属於那个男人幽兰香气,明白自己还被惨兮兮绑在原地无人理会。

 周围没点烛火,黑漆漆一片有些骇人。侧耳细听也没有半点人声,看样子真把她自己丢在这不管了。

 “可恶……”

 委屈叫骂了一声,她试图用武功挣脱手上束缚,心里非常不开心。

 就算要绑也好歹给她穿上些衣服或者盖上床被子吧?

 眼下她身体依然光溜溜不著寸缕,双腿大张姿势让她连一丁点动弹都变得困难,这简直比将她困在牢里还难受。

 “怎麽会捆得这麽紧!”

 连番挣扎了数下,累她胸前急速起伏直喘大气,却也没能够奈何这绳索分毫。诧异之後她才想到,皇甫赢生性爱奢,腰带都金线绣,自然极为坚韧。别说她用内力来扯,恐怕用剪刀来绞都不一定能将这东西给弄断。

 “完了……谁来救救……”

 绝望之际,幕清幽放弃挣扎重新将自己放倒在床上。眼睛望著黑压一片天花板,猜测皇甫玄紫现在怎麽样了,会不会被那个爱吃醋男人给狠狠地鞭打一顿。

 都她错好不好,不关玄紫事啊。

 若不她生性爱招蜂引蝶,又吃了淫药抗拒不了男人怀抱,玄紫也不会跟她暗通款曲做出那有违伦常之事。

 不过话又说回来,玄紫真心喜欢她,而她心里也有了玄紫位置。就算要她放手她肯定也不能答应。

 神乐、魔夜风、皇甫玄紫,还有皇甫赢。自己这些年来跟这四个男人纠缠不休,爱恨情仇已分不清楚。唯一可以肯定,只要们要她,她必当一个都不会舍弃。说她淫荡也好,风流也好。们爱她,宠她,她也会以相同感情回报。再说,自古以来男子都可以三妻四妾,凭什麽女人就得从一而终?

 当然……

 闭上眼睛,幕清幽心里升起一丝温暖。

 若要论上下高低,恐怕她还爱“小宝哥”多一些。

 唉──

 小宝哥……小宝哥……在哪里啊……幽儿好想,幽儿好可怜啊……

 “进去吧。”

 就在这时,屋外传来两个男人的对话声。认出其中一个皇甫赢另一个皇甫玄紫,女人喜出望外睁开了眼侧耳细听。 “确定……要这麽做?”

 这个声音来自皇甫玄紫,听上去似乎在为什麽而犹豫,又有些尴尬。

 “不想……?”

 皇甫赢冷硬声音跟著响起,显得十分不耐。

 “她不会恨死咱们吧……”

 抓著自己衣襟,玄紫又渴望又害怕吞咽了一口口水。美丽娇颜上红晕浮升。

 “不会,她会爱死咱们。”

  见不得弟弟这副有贼心没贼胆模样,皇甫赢冷冷一笑自己先推门而入。

  也罢,不来分一杯羹更好。那今夜幕清幽就完全属於一个人,乐意得很。

 “哎!等一下嘛,臭哥哥!”

  眼见自己就要与煮熟鸭子失之交臂,皇甫玄紫顾不得担忧也连忙跟上。

  好吧,恨就恨吧!

  但今天这一夜,可一定要玩个够本。

 “你们?”

  见烛火被点燃屋内顷刻间被照得通明,女人心里原本还有一丝喜悦。

  哪知下一刻,水床前面就同时站了两个英俊无比家夥,门神似用一种从没见过古怪目光盯著自己,那样子就像野兽等待著分吃可口猎物。

 “看吧,这个姿势很不错。”

  淫邪伸出舌头将自己薄唇舔了一圈,皇甫赢望著床上幕清幽摆出淫荡大字型,下半身坚硬如铁。

 “啊……很美……”

  跟著兄长目光望去,床上美人儿娇态令皇甫玄紫几乎停止了呼吸。

  他们不没干过那种事,但两人欢爱从没有像现在这般刺激过。只见床上女人玉体皓白如雪,光滑就像上等丝绸。她乌黑浓密长发顺著肩膀披散下来,在锦榻上随意散著,自有一股诱人风情。

 当然知道幕清幽有多美丽,却没有想到现在这一刻,她被盈盈烛火照耀著,又被兄长摆弄成这样一个随时可以被进入姿势……那麽、那麽迷人心魄。

  光看她一眼,魂儿都要跟著欲望飘走了。

 “你们……要干什麽?”

  见四只闪著绿光眼睛紧盯著自己,幕清幽忽然升起一种不祥预感。眼前皇甫赢已经不像那个严肃认真麒麟国君王,而旁边皇甫玄紫也不再温柔体贴,反而更像阴森森鬼魅。

  他们目光下流而直接,一点都不掩饰对她欲望。而且两个男人腿间高高撑起帐篷,已经足以说明他们一切。

 “看,她奶子有多大,嘴唇有多红,屁股沟又有多麽粉……”

  率先走上前去将幕清幽双腿在兄弟面前拉得更开,皇甫赢好像完全没意识到幕清幽也个大活人,就像出示待价而沽商品一般指指她阴部说道──

 “这里你也插过,是不是很紧,很湿?”

 说著,他还特意用两指分开女人小阴唇,将中间隐藏著私密肉洞扒开给别人看。

 “啊,而且她乳头和阴蒂都特别敏感,稍微弄一下就淫水直流,天生就个欠人干浪娃儿。”

  被皇甫赢这般带动著,想不融入角色恐怕都难。见自己哥哥已经这般放得开了,皇甫玄紫更没什麽好顾忌了。就像和好友分享自己玩得最得心应手宝贝儿一般,也凑上前去摸了摸幕清幽两团大奶子,还用麽指轻轻旋磨那两个娇嫩小乳头,口中发出兴奋地叫声。

 “啊嗯……”

 莫名其妙被两兄弟这般展示玩弄著,幕清幽彻底羞红了脸,口中却情不自禁逸出娇媚呻吟。

 这刚一叫出声来,她就後悔了。

 为什麽?

 因为两个家夥目光同时转向她,幽深眸子里射出野兽光芒,简直就不像人类了。

 “听听,她声音有多嗲。叫起床来让我骨头都酥了,只能更用力操她。”

 用手指轻轻摩挲了几下幕清幽阴蒂之後,一感到小穴里面变得湿润,皇甫赢就迫不及待将最粗中指插了进去,就著那滑溜溜淫液开始来回抽插。

 “还说呢,越操她她就越叫得欢。到最後我累的快精尽人亡了,才把她小肚子射满了一半。”

 眼神犀利望著兄长不断在女人小穴中进出没入手指,皇甫玄紫伸出一只手继续玩弄幕清幽一团乳房。另一只手却沿著玲珑曲线滑下,爱不释手摸起她柔软又充满弹性屁股来。

 “啊啊……啊……别这样……们到底要干什麽啦!”

 见他们从开始到现在都只顾著跟对方说话,完全没有估计到她感受。幕清幽忍住放声大叫好舒服冲动,颤抖著声音想问个究竟。

 谁知那两个臭男人却像没听到一般,她越叫他们就动越欢。

 “脱衣服吧,玄紫,穿著东西总碍事些,就感觉不到她皮肤有多滑。”

 看著自己中指上已经晶亮无比沾满了小穴里流出来淫水,皇甫赢俊颜上流露出兴奋,抽出手来开始解自己怀。

 “好。”

 依依不舍放开那已经被自己揉得发红奶子,玄紫也开始低头解腰带。

 “啊……变态!你们!”

  终於得空喘了口气,幕清幽才刚放松一下就发现这两个家夥瞬间就脱得光溜溜,精壮身体暴露无遗,身下阳具也热腾腾高高竖立著,一紫一红,好不吓人。

 原来他们里面根本就没穿衣服,只披了个袍子就进来了……刚才在外面不知道在干些什麽。

 “变态?!”

 听到女人谩骂声,两兄弟这才像回过了神来,相视一笑不正经地对她说。

 “对,我们就禽兽,就变态。可你不也是个喜欢同帅男人交欢小妖精麽?妖精配变态,刚刚好──放心,幽幽,我们已经商量好了,以後不再让你为难。”

 “什麽为难?”

 被他们看似吊儿郎当却又像十分认真语气吓住了,女人睁大美眸,怯怯望著他们。

 “为难到底该选我们中哪一个啊。”

 疼惜用手抚摸著女人脸颊,玄紫忍不住低下头在她唇上轻轻吮吻。

 “那……唔……那你们会怎样?”

 好不容易避开缠上来舌头说出一句话,幕清幽心跳变得越来越快。

 “我们准备轮奸你。”

 不满弟弟抢占了先机,皇甫赢也跟著坐上塌开始舔弄女人小乳尖。

 “什麽?!”

 “哥,瞧胡说些什麽,这怎麽能叫轮奸?”

 被兄长耸动词语骇到,皇甫玄紫优雅解下自己一头长发,妩媚搂著幕清幽腰用自己胯间肉棒去摩擦她大腿。

 “那叫什麽?”

 疑惑挑起了眉,皇甫赢摸著女人菊穴纳闷问。

 “这只能叫一起上,懂麽?”

 鱼一般不断挺起臀部让肉棒与她大腿摩擦加重快感,皇甫玄紫喉咙里逸出“嗯嗯”声音,表情淫荡又快活。

 “你们怎麽可以……唔……”

 听完两兄弟阐述,幕清幽总算明白了这两个下流胚子究竟要做些什麽。脑海中浮起当初神乐与魔夜风一起玩自己时样子,她害怕极了,头脑都变得不清楚。

 不会吧……

 天呐!她怎麽那麽可怜!

 原本还担心他们会因为自己而打起来,结果这两个人却狼狈为奸打起了这麽坏主意,要一起上了自己。

 这不轮奸又什麽?!!!

 “幽幽……”

 “幽幽……”

 然而接下来话语却被两个男人分别吞进肚里。她躺在中间,而他们极有默契一左一右分侍两旁。

 粗壮臂膀与优美臂膀同时搂抱住她,不同性格风格的男人却同时有让女人摄魂夺魄风情。

 “宝贝儿你就从了吧,今後咱们三个人好好的,做爱也一起做,就不会再打架。”

 皇甫玄紫伸出舌头温柔舔弄著幕清幽唇瓣,细长美眸舒服得像猫一般眯了起来,坚挺鼻梁抵著她脸,深情款款同她接吻。

 “就是,我们不想轮奸你,所以你要乖乖听话,配合我们。不然的话,会对做出什麽事我们也不能保证。”

 看似讲理提议却把幕清幽听欲哭无泪,只见皇甫赢也将自己舌头伸了过来,和皇甫玄紫一起舔她嘴。

 “伸出舌头来,乖。”

 一人握住一个大奶子以不同力道揉弄著,男人们发起情来可出乎意料一致。

 “啊……嗯……”

 乳尖被他们像不同方向揪去,幕清幽没办法,只好伸出了自己舌头。

 顿时,三根颜色火红长舌蛇一般扭动在了一起。幕清幽和皇甫赢舌吻完就又被皇甫玄紫含了进去,他们大手抓握住她奶子揉动个不停,将她乳房弄得又沈又胀。

 “真乖……”

 呼吸变得越来越急促,很快,接吻就已经不能满足这两个家夥的需要了。

 “上下?”

 递给弟弟一个急切眼色,皇甫赢用手掌罩住幕清幽阴户中指来来回回抠弄起来。

 “好。”

 点头接受兄长安排,皇甫玄紫低下头接著吮吸她锁骨、肩头,小腹,最後又回到她乳房上,托起那两团沈甸甸大奶子左一口右一口啃咬,甚至还将它们用力推挤在一起好让自己可以同时咬住两个乳头。

 “啊……太刺激了……啊啊……”

 被皇甫玄紫这麽一弄,幕清幽昂起头尖叫了起来。然而她越叫男人就越兴奋,到最後连皇甫赢都将头埋在她双腿之间大口舔弄起她湿漉漉小穴来。

 “这里太美了,真是欠人操的好穴啊……”

 不但对著那颤抖小阴蒂吸了又吸,皇甫赢还粗鲁舔弄了幕清幽小穴口。到最後一个用力将自己舌完全挤进那迷人肉洞里,摆动著头部来回抽扯。

 “啊啊……啊啊……”

 上面被皇甫玄紫侵犯著,下面又让皇甫赢亲了个够。幕清幽头越来越昏,整个人都要被灭顶快感给淹没了。

 就这样过了好一会儿,皇甫赢先按耐不住了。只见他迅速跪起身来,大手压著幕清幽腿窝将下体粗黑毛发中大阴茎对准了那流满淫水小穴“噗滋”一声就用力插了进去。

 “啪啪……啪啪……”

 男人猛虎一般吼叫著,不断挺腰干著幕清幽。乌紫色阴茎被小穴紧紧包裹著,将弹性内壁完全撑开,加剧了两个人快感。

 “大哥真心急呐……”

 低头望见兄长那忘淫荡表情,皇甫玄紫娇媚嗤笑一声,自己也扭著腰坐到了女人身上,将两团软奶推挤出乳沟好夹住伸过来肉棒。

 “嗯……”

 明白要跟自己乳交,幕清幽脸已经完全被欲望染上了春色。默许张开了小口她迷蒙著双眼盯著玄紫脸,仿佛在说“快点,干我”。

 “就来了!夹紧我啊!好宝贝!”

 被心爱人鼓舞,又因为大哥就在身後看著自己臀部起伏。皇甫玄紫立刻卖力在女人乳沟间律动起来,口中还“啊啊”叫著,任凭粉红色肉棒将雪白乳肉插得红肿。

 “操……操你个小浪货……”

 如此香豔场景皇甫赢从未体验过,下半身疯狂插在幕清幽小穴中抽动,龟头还不时顶撞到她最敏感部位。男人抬起头,黑眸就看见自己弟弟雪白屁股在色情扭动著,连粉色菊穴都一览无遗。欲火便燃烧得更胜,无处发泄只能更用力继续操幕清幽。

 “噗滋噗滋”──

 皇甫赢律动搅出大量淫液,沾湿了自己毛发。而还在不停地扭动,撞击。

 “啪啪啪啪”──

 女人胸部没有水液来润滑,但柔软乳肉却也将皇甫玄紫磨蹭得爽歪歪。两个匀称

小圆球不断击打在她乳房下缘,发出声音不逊於身後。

 “好舒服……你们插死我了……”

 过多快感让幕清幽快要哭出来了,无奈双手被绑著,她更觉得腿心酸胀,乳房沈重。

  “要不要换换位置?”

 就这般干了幕清幽不知多少下,感觉到自己肉棒埋在阴道里一跳一跳叫嚣。皇甫赢伸手拍了一下弟弟屁股,大胆提议道。

 “好!”

 爽快答应了哥哥建议,皇甫玄紫立刻将胀得更红阴茎释放出来,不再蹂躏那已经满红痕乳房了。

 此时幕清幽已经被干欲仙欲死,早已没有了反抗力气。两兄弟对望一眼便七手八脚解开她手上脚上腰带,将她重新在睡床上摆了一个跪趴著姿势。

  “嗯……嗯……”

 手脚虽然解脱了,但幕清幽并没有因此而好过了一点。

 转瞬间,皇甫玄紫已经来到了她身後,扶著她屁股将被哥哥插得洞开肉穴重新插进自己阴茎。

 感觉到下体进入了一根又长又烫东西,一下子就顶到了自己花心。幕清幽本能收缩著小穴将这一根坚硬棒子吸紧。

 “哦……哦……哥哥……她的小穴吃我吃好舒服……”

 迫不及待摆动起下半身干著幕清幽肉洞,皇甫玄紫特意将臀部扭得像画画一般用长肉棒抽插她阴道里每一个地方。大手邪恶探到她小腹处,感觉那被自己顶起来圆柱形轮廓,男人抖动起雪臀震动更卖力。

 “……我也很爽啊……兄弟……”

 正躺坐在幕清幽头部以下,命令著她用嘴巴舔吸自己肉棒。皇甫赢看著美豔红唇一点一点吞吐著自己巨大肉棒,那种满足感令从腰椎处开始往上透出酸麻。

 “唔……嗯……”

 美丽胴体被两个男人轮流奸著,幕清幽心里说不上什麽滋味。反正他们都自己心爱男人,其实也没有那麽难以接受。

 心结解开了,她也就放纵自己享受起三个人性爱来。

 只见她妖娆扶住皇甫赢大阴茎,将脸埋进胯间。男人长有六块腹肌阴部正对著她眼,让她产生了一种被征服快感。

 “嗯嗯……好大……”

 用舌头卖力舔吮男人肉棒,她还用手去玩弄棒身後面那两个圆球。舌尖时而轻柔,时而重重抵著那翕合小孔,她很快就将硕大龟头吸得更红。

 “小妖精……哦……别光吃我的龟头……後面也要舔……”

 怕被她一直舔弄敏感部位提前射了出来,皇甫赢扶著女人头抬臀开始轻轻抽插。

 於是,哥哥乌紫色肉棒在前面勇猛进出著女人红豔豔小口。而弟弟则在背後淫荡搞她小穴。

 “哥……哥……她留了好多水……高潮了……”

 身上汗水越积越多,在运动过程中甩到床上、女人身上。皇甫玄紫将幕清幽两瓣臀肉掰开,低著头眼神阴鸷盯著自己如何快速进入她妖穴。

 “我们宝贝儿就是敏感,随便插一插就能高潮。”

  抬眼望见自己弟弟慢慢放开了女人臀部,改为向後撑著自己同时挺起下腹部姿势更快更猛在小穴里面震动,那豔情姿态简直不似凡人,粉色肉棒也在与阴道摩擦中变得更红、更大。

 皇甫赢被这香豔画面刺激到,也开始加重埋在女人口中旋转抽插力度,配合弟弟动作继续一前一後操干著她。

 “哦……哦哦……哦!”

 终於,皇甫玄紫在运动了几百下之後放松身体吱吱射了出来,将女人小穴射满满。而後皇甫赢也在幕清幽小口吸吮之下喂给她自己灼热精华──

 “哈嗯……”

  被两个男人如此这般干过之後,幕清幽无力倒了下来,任凭自己口中小穴中汨汨淌出珍珠色精液。

  好累啊……怎麽会这麽累……

  胸口也累,阴道也累,嘴巴还酸酸……这群男人们,简直就禽兽嘛!

 “看,这小妖精样子有多淫荡。”

 抖了抖消软了一些肉棒,皇甫赢跪坐起来向自己兄弟那里靠过去。

 “早就知道她荡,你还不是无可救药沉迷了进去?”

  懒洋洋够唇一笑,皇甫玄紫往旁边挪了挪,给兄长腾出了一些地方。

 “吃饱了没?”

 垂头见女人屁股正对著们两人视线,而那被称为“淫荡”小穴已经被插得洞开,连精液抖收不住。正呼吸一样一开一合著,皇甫赢觉得自己好像完全没满足。

 “还没,呢?”

 听了兄长问题,玄紫了然一笑。

 “那就多吃几次吧。”

 见弟弟明白,皇甫赢也笑了,只不过们笑声却令正闭目养神幕清幽心里直发毛。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