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魅 59 故人来聚 <高H、慎>

  是说,皇甫两兄弟将幕清幽玩得快挂掉结果,就待她小穴恢复之後一个人气冲冲搬进了後山附近那座别院里。并且在她气消之前不许两公子中任何一位前来探望。

 听到这个“噩耗”,皇甫玄紫媚眼一转倒心照不宣没多说些什麽,反而皇甫赢整天冷著一张脸到处给人家脸色看。

 不愿意?!

 不愿意又能怎麽样!

 明明没轻没重合著弟弟一起“惩罚”这个没事爱爬墙小妖精,到最後居然将那娇嫩小穴插出了血丝。不过经弟弟诊断过之後发现也只磨破了一点皮而已,涂点清凉药膏就痊愈了。

 虽然无大碍,但心理和生理上疼痛总归会有。也难为她只暂时搬到别地方去住没有做出更令担心事情来。

 唉……

 算了,她既然喜欢就由著她吧。

 最近也国事繁忙,刚好可以静下心来好好处理一下。顺便没事去玄紫那调养调养受伤腿,等幕清幽回来再好好地跟她温存。

 要说真生气到离家出走,幕清幽一定会笑,因为她从来就不那种会一哭二闹三上吊女人。皇甫玄紫之所以没有多加阻拦因为明白幕清幽此行其实醉翁之意不在酒。虽然有误打误撞之嫌,但单凭皇甫赢当初欢爱时一句答应,要完全放任女人自己住在别院而不过来找她恐怕不一件容易事。

 若正当她在後山深林里勘察银狼下落或做著什麽秘密事情时候那男人心血来潮突然闯进来,岂不会坏了们大事。

 “嗯,所以说这样很好。”

 纤纤玉手摩挲著别院里古旧却精致家具,幕清幽想了想,而後满意点了点头。

 但若为了赔罪而满足女子想暂时独居要求,皇甫赢心里纵使有一百个不愿意,却也不敢多说些什麽。

 好了──

 轻吐了一口气,

  幕清幽舒服伸了个懒腰而後换上了一身便於行动劲装。如果真依照皇甫玄紫所说,这後山深林里藏有莲妃地下秘密巢穴。那麽难免会有些守卫机关之类在等著她。这麽久没活动了,身子骨应该还算灵活吧?

 过即便不灵活了也不用太担忧,当初魔夜风宫殿洞穴她不也照闯不误。虽然到最後下场蛮惨,但那因为对手那个“可怕”男人。一般侍卫喽罗还不能奈她如何。

 边思索寻觅路线边走到院子里压腿打拳,幕清幽将手指关节攥得咯咯直响。极目望去,这别院半靠著後山,其实离主殿极为偏远。应该皇帝们不得宠妃子被打入冷宫地方。

 唉,女人们可真可怜。明明将自己一生幸福都赌在了那个位高权重男人身上,到最後一个不顺意却还一无所有。还不如寻常老百姓家里村妇,虽然贫瘠了点但起码丈夫还自己,一家人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自己为自己生计忙碌,倒也落个闲云野鹤般自由自在。

 正自思量著那些寻常女人甜蜜小事,呼吸著这里清新空气,一阵幽风却从她身後迅速掠过。待她後背发凉冒出一个激灵之时,她柔软身子已经落入一个熟悉怀抱。

 “是你麽?”

 被拥紧那一瞬间女人原本要发出拳头却突然松开了,取而代之她会心一笑以及轻阖双眸。

 她手温柔抚上了搂著她腰大手,那温热触感让她心醉。

 “想我没?”

 男人长发被一根黑色丝绦低调束在脑後,一贯风雅。手中原本握著铜骨折扇被利落收进袖里,只为了能更好拥抱怀中女人。

 “你怎麽知道我在这?”

  和他相拥著温存了片刻,幕清幽忽然间像想起了什麽似,狐疑转过身来睁大了双眼。

 “这个嘛……”

  低头轻啃女人面颊,神乐伸出舌头戏玩了她红润嘴唇一会儿才咂咂嘴回味无穷说道──

 “多亏那位玄紫王爷帮忙。”

 “什麽?你说……玄紫?”

  难以置信皇甫玄紫居然会主动跟自己“敌人”勾搭上,但转念一想曾经说过那些话,就会了然,这个妖媚家夥不希望两国打仗。甚至还叮嘱她要将银狼交还给神乐处置。

  唔──

 真想不到啊,那个人心思居然这般缜密。每一步棋都安排甚好,井井有条却又令人捉摸不透。

 “他让你来帮找银狼?”

 明了之後,幕清幽笑靥如花用双手搂住男人颈子。

 “也对也不对。”

 轻吻了她鼻尖一下,神乐笑著说。

 “那来做什麽?”

 幕清幽不解。

 “王爷其实已经和我暗中通信很久了,他立场跟我很相同。”

  俊颜上闪过一丝英雄惜英雄表情,神乐重新摇开袖中折扇边搂著幕清幽往房中走边说道──

 “我们都不希望自己国家利益受损,同时更不希望两国打仗。所以王爷和都在想著要用什麽方法不动一兵一卒来化解这场干戈。”

 来到屋里,神乐大大方方坐下,而後伸手接过女人殷切递过来一杯热茶。

 “最终们目标锁定在了两件事情上。”

 喝了口茶润喉,神乐眸中闪烁著智慧光芒。

 “什麽?”

 幕清幽喉咙一紧,心跳开始加速。

 “擒黑手,找银狼。”

 圆润茶杯被捏在指尖把玩了一圈之後被重重放在桌子上,一想到他们所面对重大任务,男人原本平静表情也变得忧虑起来。

 “黑手?银狼?”

 “没错。当务之急先将莲妃藏起来兽神银狼找出来掌握在咱们手中,接下来黑手被削去如此有力武器自然就好攻破了许多。”

 “好!无论你们想做什麽,我都帮你们!”

 见神乐说郑重,幕清幽也被一腔热血所感染。想起自己兄嫂,想起聪明过人幕骁郎,她发现自己愿意用一切去换他们平安。

 “嘿嘿,放心。这件事少不了你。”

  爱极了女人这副激动地神情,神乐长臂一伸将她重新勾进自己怀中。

 “和玄紫王爷想得再多也只能待在幕後,但这一件一件事情该怎麽做成,还要靠了──聪明小幽幽。”

 “嗯,不会辜负你们期望。”

  安心窝进神乐怀中,幕清幽坚定地答应了。

 “好了,正事儿谈完我们是不是该谈点私事了?”

  渐渐地,男人脸上绷起棱角又放软了许多。只见神乐嘴唇开始不规矩在幕清幽脖颈上游移,手掌也不偏不移伸向了女人饱满胸部。

 “什麽……什麽私事?”

 好久没跟亲热了,稍微被这麽一逗幕清幽就觉得自己身体开始发热了。

 “忘了吧,今天可月中十五呐──”

 一把拉开了女人紧束衣襟,露出里面绣著花朵大红肚兜。男人麽指来到那被覆盖住乳头上轻轻地摩擦。

 “对……对呢……”

  额上滴著汗,女人完全没反抗任神乐亵玩著。

  难怪一接近她时候她就觉得浑身上下都舒畅了、爽快了。被滚烫肌肤贴著,她觉得内心深处欲望都被满足了一般。

 “我想操你。”

  低下头紧贴著女人身体,男人气息也变得急促起来。

 “嗯……要……要乐哥哥……”

  突然挣脱出来,将怔愣男人一把拉起又推倒在整齐锦榻上。幕清幽迷蒙著双眼当著男人面爱抚起自己身体来,又故意放慢动作一件接一件将剩下衣物也全部褪去。

 “天呐……你这小骚货……”

  难以置信睁著欲望长眸将女人莹白裸体摆出各种妩媚姿势尽收眼底,直到幕清幽放浪舔著自己红唇像妖孽一般爬上床来在身侧躺下之时还没能从这种美色震惊中回过神来。

 “乐哥哥……看著我……”

  冲著神乐妖娆一笑,幕清幽张开自己双腿将中间漂亮阴部完全呈现在男人炙热视线下。一双修长素手分别对自己做著色情至极的事。

 “啊……啊……”

 启唇娇滴滴淫叫,她一手抚弄著自己勃起粉红乳头一手则来到腿心处拨开微合小阴唇自己抚弄起那圆润小阴蒂来。

 “幽儿要乐哥哥这样玩我……啊……啊……”

 没有人比自己更清楚自己敏感点,也许药物令她在见到神乐那一刻就变得格外淫荡起来。幕清幽快速揉动著手指按摩自己阴蒂,乳头和胸部也被她弄得更大更胀,沈甸甸来回轻颤著。

 “幽儿……你想用这种方式杀了我麽……”

 发觉自己喉咙紧连说话都变得困难,手中铜鼓折扇啪落地。顾不上风雅和温柔,神乐呻吟一声快速脱掉了自己身上衣服朝著自慰著美人儿扑了过去。

 “继续……继续这样动……我喜欢看……”

  著迷望著幕清幽玩弄自己时情景,神乐一边伸手到自己胯间快速套弄著那越变越大肉棒,一边将视线与女人妖穴凑得更近。

  粉嫩花穴渐渐变得湿润起来,一开一合小洞因为动情而分泌出透明粘液。女人洁白指尖依然压迫著敏感阴蒂,而幕清幽充满春情眼神也男人一剂催情良药。

 “过来,帮我吸。”

 再也受不了只在一旁边自慰边观看,神乐将幕清幽整个抱起来让她跪趴在自己腿间,同时按下她头让豔红小口对准自己勃发阴茎。

 “这里帮我!”

 双掌不由分说握住女人因低头而变得更大双乳,像要将它玩坏一样用力捏著。

 “唔……嗯嗯……”

 顺从张开口含住男人不断跳动著巨大男根,幕清幽摆动著自己头部上上下下套弄起那灼热玉棒。

 神乐性器虽然不及皇甫玄紫那般花香四溢,却也干净好闻气息。吃她身体越来越热,忍不住将小口收紧用力吸吮起来。

 “哦……好棒……被吸死我了……”

 见幕清幽吃肉棒吃色情,男人忍不住配合她动作摆动起健腰,像在跟她做爱一般抽插起她小嘴来。

 “嗯……唔……”

 不经意间被对方孟浪动作顶到喉咙深处,女人皱了一下眉连忙用手握住根部不让动太厉害。

 “讨厌……这样太深了啦!”

 感觉到紫红色肉棒上青筋都在兴奋地跳动著,幕清幽吞咽著快要流到身上口水不满抱怨著。

 “那下面呢?嗯?幽幽,让我插下面好不好?”

 半祈求半威胁将幕清幽双脚直接拉了过来,神乐从女人嘴里抽出湿淋淋阴茎而後对准那早已春液泛滥妖穴。

 “嗯……插吧……给插……嗯嗯……用力……”

 鼓励话语还没说完,幕清幽就感觉身下一紧,硕大异物蛮横挤了进来将她阴道瞬间填满。

 “啊啊……哦……”

 男女叫床声此起彼伏在室内混成一片,两个人维持著最传统男上女下姿势开始了激烈性交。

 “幕清幽……我好爱你……”

 一边用力在紧致柔滑小穴里面插拔,神乐抓紧女人胸前两个奶子抖动著屁股说出深情实话。

 “我也爱……乐哥哥……”

 情不自禁搂紧身上卖力耸动男子,幕清幽主动将双腿缠上健腰以便能插得更深。

 刹那间男人小球啪啪甩动,肉棒抽拉淫液四溅。两个人屁股像要黏在一块似贴的死紧,只把他们爽满面通红浑身热汗。

 “快要死了……要被插烂了……哦啊……”

 情动之时,幕清幽无助喊出淫靡话语,却只换来男人更剧烈震摇。阴茎像活一般捣进女人小穴里又扭又钻,次次都撞在她敏感点。

 “就要插烂……小浪货……大奶子……看我今天怎麽玩你……”

 不听她告饶,神乐操表情凶狠,一点也找不到平时那个风雅样子。

 “啊啊!!”

 快到高潮之时,幕清幽开始用力收缩阴道想要同时挤出男人精华。果然,被她这麽一夹神乐只差没爽昏了过去,连忙咬著牙扭著臀部在小穴里狠撞几下,最终放松精关射出了灼热白液。

 “呼呼──”

 舒服了过後,幕清幽放松身体被压在神乐身下喘息。哪知身上男人却完全不满足这片刻欲望纾解,反而将很快再度硬起阴茎抽了出来,而後将她翻了过来龟头直接顶住了她许久未被人开采菊穴。

 “要干这里,幽幽!”

 “好……给你干……用力……”

 明白想要奸自己菊花意图,幕清幽不怒反笑,雪白臀部也配合著动作摆动了起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