媚者无疆 第十五章 无明夜 · 下

一夜过去,所谓蛊合根本没有成功,姹萝玩得无聊,于是打个哈欠喊人:“叫媚姑娘和小三来。”

晚媚和小三很快来了,垂头站在池边。

姹萝还是笑,将羊皮纸在膝上摊开,一边叹气:“我按照这上面的法子来做,可总不能成功。是不是还有什么要诀没掌握呢?”

晚媚抬头,抿了抿唇,又将头垂低,看着脚尖回她:“这法子是血莲教的人给我,我看着很玄,所以才没有呈给……”

一句话还没说完,池子里却有了异动。

已经接近弥留的风竹居然挣扎着起身,身子前倾,牢牢看住了小三。

那目光小三懂得,是求救外加要挟的意思。

他没有回应。

计划施行到这步,已经没有了退路。

风竹冷笑,由绝望里生出怨恨,慢慢转身,看向姹萝。

“启禀门主,风竹有事要说。”

这句话在池面响起时,小三阖上双眼,听见了命运狂风呼啸而过的声音。

绝杀院,晚媚在窗前坐下,端起杯子,仰头仰了很久,才发现杯里根本没水。

风竹要说的事很简单,就是流光试探姹萝最终丧命,一切的一切都是小三的主意。

小三当然否认,可姹萝兴致大起,又哪里会放过他。

她说的没错:“到底是不是,有没有受人指使,刑堂里面自见分晓。”

刑堂晚媚只去过一次,却绝对终生难忘。

听到姹萝这句时,她的手已经按上神隐,所有真气也已经贯上了手臂。

小三就在这时抬了头,眼波平静,只是看她。

她能看见他眼底的潜台词,是要她忍耐,只是忍耐一天而已。

今晚就将月圆,刑风没给姹萝送来养颜粉,那么蛊王必将反噬,三天之内,姹萝功力必定折损过半。

为这一天他们已经谋划太久。

造羊皮纸,提条件说宿主必须中蛊十年以上,是因为这样人选中就能覆盖碧烟,能够让姹萝灭了自己在鬼门最后一个故人,同时寒了刑风的心。

蛊合的日子定在月圆前夜,是因为这天是流光的忌日,单这日子就能触动刑风心事。

刑风痴枉她当然知道,所以她并不指望他能和姹萝反目。

她要的,就只是他寒心,只是他怠一次工而已。

因为姹妩死前跟她耳语:“姹萝的弱点就是刑风,只要哪天刑风不再给她送所谓的养颜粉,那么她体内蛊王必然反噬。”

一切都已经如愿,只要过得今夜,等姹萝功力大损,她就有把握发出挑战,以绝杀的位子挑战并战胜她。

――成败就在此一举,那么多坎坷已经过去,又何必在意多这一天的苦痛。

沉默的小三用眼神这样告诉她,无比的坚定。

因为这坚定她回到绝杀院,坐到了窗前,开始忍耐,开始如此憎厌白天。

头顶狂阳不落,她就盯着桌前那道光线,看它一寸寸挪移,目光定定,不再有第二个动作。

终于日落星起,终于要等到月圆,她已经几乎不会呼吸,单手握着神隐,握到鞭柄都要破碎。

姹萝就在这时走了进来,踏碎月色,姿态妖娆笑容妩媚。

进屋后她挑了张舒服的位子坐,一贯的身子半斜,未语先笑:“媚姑娘可知道我从哪里来?”

“当然是刑堂,相信姑娘一定猜得到。”

晚媚闻言沉默,突然间就恢复了平静,那种风浪中心绝望的平静。

姹萝的笑又凑到了跟前:“刑堂主现在正在伺候你影子,拿一把精致的小锤,从脚趾头开始敲他骨头,一寸寸敲得粉碎,目前已经敲到小腿。”

晚媚还是沉默。

“他已经承认挑拨流光,但否认是受你指使,对你真真是心无二意。”

说这句时姹萝仰头,神色是无比快意。

窗外月圆辉朗,从她脸上,晚媚根本看不见蛊王反噬的痕迹。

可是沉默终究被打破,她已经身不由己,听见自己在说:“明早辰时,晚媚挑战门主,还请门主成全。”

姹萝展颜,为她这一句心花怒放,挑起了眉:“姑娘挑战我当然不回绝,我这人一向好相与。”

晚媚的手开始颤抖。

姹萝看她,叹口气:“说来也巧,我以为自己已经收服蛊王,可今夜它居然反噬,明早你挑战我,还真是说不准谁输谁赢。”

一句话又燃起希望,晚媚凝目,从她眼底看到红痕,一条条纵横交错。

蛊王反噬,宿主眼底就会现出红痕,这特征绝对无法伪装。

“反噬之后我只剩五成功力,你说明早我们谁会赢呢?”姹萝和声,由得她去看,又开始玩指甲。

晚媚不应,已经在盘算将挑战提前。

屋里流过寒风,烛火开始摇曳。

在这空当姹萝双眼华光大盛,依次流过七彩,牢牢看准了那根蜡烛。

蜡烛燃起熊火,居然在片刻间就被烧尽。

五成功力就得如此,当日她和流光一战,根本就是在保存实力。

晚媚通身一凉,从头到脚从手到心。

姹萝不笑了,立起身,将手搁到她肩头:“你知道我为什么给小三下噬心蛊,又为什么把那二十条血蛊赏你吗?”

“我就是要你急。”停顿片刻后,她将唇凑上晚媚耳朵:“因为假以时日你必定超过我,我就只好推你一把,要你急不可耐来救你影子,要你以为自己已经足够实力来挑战我。”

“今夜是最后一夜,我恩准你去刑堂,凭吊你们伟大的爱情。”

说完这句姹萝心满意足,终于又踏月而去,姿态还是风流无比。

※ ※ ※ ※

听竹院,凤凰竹四季常青,竹浪还是一波接一波。

可是那里面没有公子,晚媚满怀希望的来,等到的却是他随从的一句:“公子最近不在,只有一句话转告媚姑娘,说是姑娘如果连这关都过不了,那么以后也不必再来听竹院。”

希望瞬时落空,晚媚在那竹浪声中站着,听竹听了很久,这才转身,朝刑堂方向迈步。

刑堂是间半地下室,弯腰进门后,潮气扑面而来。

一进又一进刑房在身侧掠过,一色的黑暗无声,好像幽冥的鬼眼。

晚媚往前,无声低头,心事太多反而沉寂。

最后一进刑房的灯亮着,她顿住脚步,将肺里空气统统吐尽,这才转身。

灯下果然有她的小三,五官清秀眼底淡淡青痕,白衣依旧干净。

刑堂主是个艺术家,上刑上得毫不破坏美感。

小三只是坐在地面,袜子被褪干净,两条腿固定在一张矮凳上而已。

晚媚进来时刑风也正恰巧举捶,落力无比精准,一记就将小三左踝骨敲得粉碎。

小三吸气,抬头看着晚媚,将那声痛呼又生生咽了回去。

而刑风则是头也不抬,将锤举起,道:“还有一边,事情不能只做一半,麻烦媚姑娘稍等。”

语毕锤落,右踝骨应声粉碎,比刚才那一记还要利落干脆。

这次小三连气都没吸,只是薄汗聚集,‘滴答’一声从额头坠落。

“好了。”做完事情后刑风立身,人往门口退:“半个时辰之后我来敲另外两根,媚姑娘你有半个时辰说话。”

晚媚在门口摇晃,被他撞了下肩,这才如梦初醒,一步步挨到小三身边。

小三坐在原处看她,冷汗如瀑,抵死的沉默。

晚媚将唇凑到他耳边,头搁上了他肩,声音从未有过的温柔和缓,道:“我现在就救你出去,如果出不去,那么就一起死。”

小三怔怔,目不转睛看她,无比疑惑。

晚媚于是苦笑:“姹萝保存实力,我估计错误,就算她只剩五成功力,那也在我之上,明天我是毫无胜算。”

说完她就抽出神隐,鞭尾横扫,忽一声就击碎了小三脚上的铁铐。

小三脸色苍白,将腿往里收了收,缓缓将手臂张开。

晚媚笑,将身子蹲低,让他将自己环抱。

那双手臂收紧,将她抱了片刻后松开,向下捉住了她双掌。

刑室之内突然起风,烛火顿灭,一切浸入黑暗。

半个时辰过后刑风归来,将烛火点燃,两人是已经分开。

小三还在原地坐着,脸色已见灰败,而晚媚是在门口,人半跪,一双手瑟瑟发抖。

刑风往前,对那断成两截的铁铐并不表示惊讶,一转眼又找来一副,将小三双腿放直,喀嚓一声重新铐上矮凳。

小三将头竖直,这夜第一次打破沉默,轻声道:“主子你可以回去了。”

晚媚扶着门框,用尽身体里全部气力,这才将脊背立直,缓缓转过身去。

刑风又举锤,在落下之前晚媚回头,匆匆看了小三一眼。

小三弯起嘴角,眼半眯,忽然间就对她微微一笑。

那笑是无力至极苍凉至极,转眼就已落下。

可晚媚忽然获得气力,就象在长寂无明的夜里看到了一颗星子,再不犹豫,踏起脚步快速走出了刑堂。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