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持,请留步[1V1] 分卷阅读16

从少时便坚持的东西毁于一旦……而他还未自知的是,心底的某种坚持崩塌了之后,另一种“邪恶”的苗子却破土而出,在他心中茁壮长大!

  炽儿自是无法理解这些。她虽对僧人有了些牵挂抑或恋慕,终归两人不过话都未说上两句的陌路人,哪里能知道僧人心里那些弯弯绕绕……此刻的她只知道,她在自己的族人环绕的环境下,在生活了多年的帐子里,在她跟妹妹曾一起躺着谈天说地的这张炕上,被这名至今身份不明的僧人给玷污了。

  这是一种令人格外难以忍受的羞耻感——像是背叛了族人,背叛了亲人,也是背叛了过去的自己……再加上全身被缚带来的羞辱感,炽儿泪已流尽,只能逼迫自己抽空了意识,当压在身上的僧人并不存在,身子随之渐渐放松了下来……

  僧人开始在她的身子里快速地进出。

  他的阳物太大,少女开苞不久的小穴太窄,然而僧人好像一个饥渴已久的旅人,觅着了梦寐以求的一处蜜源,哪里还有放过的道理?

  他深插猛抽,捧着少女的娇臀干得昏天黑地!

  入了炽儿数百抽之后,他才缓过一点,又嫌少女两条腿被绑着不方便他动作,于是三两下解了绳结,顺手又替她将手腕处的也解了。

  炽儿四肢得回了自由,却已根本没有反抗之力。她在僧人胯下任他毫无章法地插干,大阳物入了又出,出了又入,似毫无尽歇之时!

  十五初次被僧人肏弄到高潮

  要“收拾”妖邪,该如何作法?

  天底下得道高人甚多,兴许都能说出个三五七道来。

  然而,在看似荏弱不堪的“妖精”体内狂肆开凿,把个一丝毛发都未生的小嫩瓜给干得松软洞开,又是何滋味?恐怕天下高人再多,也不及此刻这位北上求法的高僧领悟得透彻!

  自己千里迢迢来到大漠所为何事,在这一刻都被他抛诸脑后……莫说佛法、修行,就连为人起码的道德礼教,好像都从他身上抽离了。

  僧人将四肢瘫软无力的少女调转了身,将她连在黑暗中都泛着莹莹玉色的雪臀正对着自己,兴奋不已的阳根高高翘着头,狰狞地对准那臀缝间柔柔一点湿津津的软肉,又狠狠地肏了进去!

  “啊……”随着姿势的改变,冷不防少女口中的小肚兜儿掉了出来——

  炽儿本能地发出了难耐的吟叫。背后再次重重撞击起来的僧人掐住了她的臀儿,并不以为意,反而似乎变得愈加的兴奋!

  “很快乐吗?叫吧……让别人都听见,便知道,你是个勾引人的妖精,噢……”他一边啪啪啪地快速肏干小穴,一边用那醇厚嗓音低低喘道,“夜里缠着男人,用那娇媚的嗓音浪叫个不停……”

  “……唔!”听了他的话,炽儿哪里还敢叫,死死咬着唇儿,任他再怎么粗鲁地捣弄,都不肯溢出一点声音!然而,初次使用背入式的僧人,实在是太不知深浅了——

  粗长的阳具本就随便一插就能干穿小穴,此时从后入更是一下就能顶到花心,僧人揉掐着少女的嫩臀劲腰狂耸,那阳物头部便次次入进了少女娇嫩的“花房”里头……

  炽儿再怎么坚强,到底是个初遭人事的少女,没几下便受不住,不仅发出了娇软的媚吟,还忍不住嘤嘤呜呜地哭出了声来。

  太多了!原本冷漠如冰的僧人,此刻楔在她体内的“肉桩”却是火热硬烫的,他以暴风雨般的姿态,又一次闯入她的身体,也是闯入她的生命里——

  他带给她的冲击,实在是超出了炽儿的承受范围……

  “哭什么?”不是没见过她的泪,然而听到少女哀哀凄凄的哭声,干红了眼的僧人终于缓下一些,却不见被迫撅着臀儿的少女有何回应,除了委委屈屈的娇软哭音。

  不肯承认自己对一只勾人的“妖精”起了怜惜之意,僧人又一次将自己尽根顶了进去,在少女像是受了惊般的高声啼叫中,他又有些后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