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持,请留步[1V1] 分卷阅读77



  伽若王子看书过目不忘,但是这看女人的“本事”,却是多年也不曾长进。再美的女人,在他眼里,好像也同萝卜青菜没什么分别……

  “谁知道你这家伙独个儿在外头,倒是突然开了窍了?”明若公主想到了什么,又用狐疑的目光审阅了多年未见的弟弟一番,“那孩子,确定是你的?”

  “咳……”这一回,座上的君王咳嗽了一声,屏退了左右,将无关人等通通清理了出去——

  叫了这么多人,可能是怕这小子又跑了,或许还因为,他这个做父亲的,已不知道该如何独自面对儿子的冷脸了……有明若她们在场,他便多了些说话的底气。

  “仙奴,你也先下去休息吧。”连带着,把多年来一直以伽若的王妃自居的姑娘,也给打发走了,国王对着自己的儿女们,摆起的不再是国君的姿态,而更多了为父的神色……

  “伽若,你自己说吧,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儿子终于“争气”了一回,搞大了人家外族姑娘的肚子,如今人是被他这个父王带回国来了,至于儿子要不要“负责”,这还是个很值得商榷的问题!

  “……我的事,不用你管。”曾经的伽若王子一脸淡淡的嫌恶,却被身边的长姐拉了一把袍袖。

  明若看了乌岑一眼,见对方一直噙着丝笑没有插嘴的打算,她只能又训斥了胞弟几句,转而又宽慰怒气再次上扬的父王。

  “你若是个男人,就给她名分,堂堂正正将孩子生下来!”僵持到了最后,为父的却还是耐不住有些气急败坏,“如若不然……”

  不然了半天,他竟没想出,足以威胁这个依然神色冷漠的小子的措辞来,最后只能吩咐禁卫军冲了进来,帮自己示威施压——

  “回你自己的寝宫去!还记得路吗?!抄经念佛,爱干嘛干嘛,但是一日不给孤王想清楚,就一日不许出来见任何人!”

  六七寻觅迦叶炽儿误入花间

  翌日,蒙蒙烟雨笼罩了王都。

  虽只是斜风细雨,锦衣罗衾,仍不胜寒凉。

  外邦来的寂寞少女裹着层层衣裳,站在露台上不断地张望。昨夜,她还在此处与情郎忘情地相拥,可是一觉醒来,那人炙热的躯体,冷峻的眉眼,都如一场梦般消失无踪了。

  甚至就连露台上应该存在的那个包袱,也不翼而飞了——

  他又走了么?迦叶,竟然再一次不告而别?

  炽儿满腹心事却无人可以言说,询问那位老婆婆,也并未得到什么确切的回答。最后,还是前一日打了交道的乌岑再次造访,打破了这种孤立无援的状态……乌岑这回不是从露台进来,而是光明正大,经了通报来拜访她的。

  “黑羽族在北境声名赫赫,族长也是一代英豪,受万民尊敬,炽儿姑娘既然到我月氏国做客,在下自然应该尽一尽地主之谊。”

  一番话,将炽儿在王宫中身份的尴尬给化解了——

  仿佛她并不是因被迦叶弄大了肚子,才被带来宫里的“轻浮”女子,而只是远道而来的一名重要客人,足以受到此地主人的礼遇……

  乌岑给炽儿带了不少的礼物。

  华美的罗衫,闪亮的首饰,还有些珍贵的药材……数量不多,不至于太招人瞩目,却件件精致,价值不菲。

  “这些礼物太贵重了,殿下还是收回吧!”炽儿哪里肯收,摆了摆手,一张春花似的小脸神色一直恹恹的,比之昨日更没了精神。

  乌岑也不勉强,如星的双眸熠熠,看着女孩染上微愁的美丽面庞,温和地道:“我以为经过昨日,你已当我是朋友。”

  昨日?对,昨日他才救了她一命……倘若不是眼前这位气势不凡的英俊青年,她早已葬身于海浪之中了吧!况且他们聊得甚是投契,也算得上是新识的朋友了。

  打起精神又闲谈了几句,忽而有人闯进来来朝乌岑紧急报告了些什么,身为王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