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持,请留步[1V1] 分卷阅读107

影,已从她身边挤了过去,动作熟练地将娃儿拎了起来,放到了一旁大床上。

  接着他将那染了尿味的床褥都收拾了,卷在胳膊间,又对兰叶皱眉道:“还不把衣裳都脱下来?”

  小家伙显然有点害羞,刚睡醒的小脸蛋红红的,看上去,竟与方才满脸不自在的某人更神似了。

  “师父……”

  她个子长得不矮,说话也早就伶俐,可终究还是个三岁多的小娃儿,虽然尿床的次数已极少,也挡不住这偶尔一次的“失误”——

  这失误,在从小将她养大的师父面前还不打紧,可被新认识的这位,美丽温柔的大姐姐,瞧见了她的窘态,就分外令她羞臊了……

  “快点脱了!”她师父今日却体贴不到她的小小心思,平素对她极是耐心的人,此刻像带着几分莫名的懊恼,“自己拿出来洗了!”

  说完,他便拿着一叠臭熏熏的被褥,冷着脸头也不回地出去了。

  院子里很快响起了打水的声音。

  不知道为什么,一想到曾经冷漠高贵的某人,如个寻常村妇一般,不仅要生火做饭,还得时常蹲在院子里替孩子洗衣裳,甚至是尿湿的床褥,她就在心酸之余,暗暗生出几分好笑来。

  也许是因为这样的迦叶,比之高冷出尘的他,来得更加真挚、纯朴。

  更加,触手可及吧……

  “我去一趟溪边,你替我看一下她。”

  过了一会儿,他似是放弃了在院子里洗被褥的念头,将那些床褥,连带着自己同兰叶换下来的衣物,都拿去了不远处竹林后的一条小溪边。

  一个大男人,端着个装满脏衣的大木盆,仍是冷着脸出了门去。

  不知道是不是嫌兰叶的衣裳臭,他还将自己洗澡换下的裤子单独挂在胳膊上,并不与兰叶的衣物混在一处。

  炽儿微觉得有些奇怪,也没多想,帮小兰叶穿好了干净的衣裳,又同她玩了一阵。

  午后的阳光渐渐没那么刺眼,天色近了黄昏。她想到自己方才恳求那人的事,索性趁他还未归,去了灶间,开始生火煮饭。

  多年未近灶台,黑羽族曾经最能干的炽儿小姐,手忙脚乱了老半天,竟也没能将火成功地烧旺了。

  反而被熏了满脸黑烟。

  某人回来的时候,看到的正是这样一张滑稽的脸——

  明明那样雪嫩的,娇美的,纯洁的面庞,却被人间烟火熏染出了别样的娇憨……

  不行!再盯着这个女人看,他恐怕,得洗一夜的裤子了……

  搁下了手里的木盆,他冷凝的脸色看起来甚是严肃,“晒衣服总会吧?”

  将那显然出身大家的美丽女子赶出了灶间,他屈腿坐在生火的炉孔前,动作谙熟地朝里头添拣木柴。

  炽儿羞红了脸,也不好意思再说什么,弯腰端起木盆,走到院中。小兰叶同她打了个招呼,跑到门外玩去了。

  她将娃儿的小衣裳一一晾在架好的竹竿上,然后把已经拧干的被褥摊开,一边晒,一边暗暗感叹男子的力气,着实要比寻常女子大得多,大件的衣物也能拧得滴水不余。

  晾到最后,还剩……他的衣裤。

  莫名地,她又红了脸。

  尤其是晒好了男子的亵裤……她的双颊已像被日头蒸熟的果子似的,红艳艳的,分外俏丽动人。

  九六小兰叶在山中生活日常

  那边厢,“初识”的青年男女心中百转千回,各怀心思,这一头,穿了件簇新的轻薄小裙的兰叶,蹦蹦跳跳地跑到了寺庙旁边的小林子里。

  这是她从小玩大的地方,到处都遍布她小小的足迹。

  山间的花花草草,飞虫走兽,早就成了她熟悉的小伙伴。

  她摸摸树皮,扯扯藤蔓,一个人也算悠然自得。

  不过,要是有人多同她说说话,多一起玩一玩就好了……

  小娃儿正是最需要伙伴的时候—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