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持,请留步[1V1] 分卷阅读115

子在此,定然不可能放过,如此人间尤物。

  他却迅速收敛了心神,将她的上半身从桌上托了起来。

  在依旧急促的敲门声中,两人稍微整理了一下仪容——

  他不过理了一下墨黑的发,神色又变回了淡然于世外的僧人模样,在他身上,再找不到半分方才那兽般的野性。

  而她呢,站在地上的双脚都还在打颤,脸儿带着不自然的潮红,胸口还有半边抹胸歪斜着,发髻上的玉钿步摇悬了下来,摇摇欲坠……

  更令她羞恼的,是方才被他扯掉的小裤,还未曾穿回到身上!

  “你、你把那个……还给我吧?”

  她低着头,扯着裙摆,羞红着脸,红红的樱唇畔,还带着可疑的唾液——那是方才吮吸他的手指,而不自觉溢出嘴角的……

  这山野荒寺中唯一的“大师”,居然对她笑了笑:“什么?”

  明知故问!

  如若不是他的脸过于俊美,周身还有股神圣不可侵犯的高冷之气,那么他此刻的言行,的的确确,与令人望之生厌的强盗淫贼并无二致。

  “别敲了,小心待会儿你师父揍你!”一把凉悠悠的嗓音飘过,将赖在门前不肯走的小娃儿给抱了开去。

  屋内两人僵持的气氛,稍稍松懈了些下来。

  “还不走,想继续么?”他神色如常地将地上散乱的经文一一拾起,半晌,挑起长眉看了她一眼。

  她的小脸依然涨得通红,羞涩的目光,却仍勇敢地落在他的脸上——

  像是要从他身上,探究出一丝半点她想要的信息来……

  她究竟,是因何而靠近他呢?

  即便是四年前,他没失忆的时候,应该也实打实是个和尚——

  他光秃秃的脑袋,乃至头顶的戒疤,还有满脑子的经文,无不证实着这一点……

  而这样的他,与眼前这个如花似玉的女子,又怎可能有何渊源呢?

  他确实被她所迷惑。

  迷到不惜犯戒。

  如若他身上确实还背负着什么戒律的话。

  然而,他却也不愿意,两人不明不白,就发生了点无法挽回的什么……

  倘若她只是将他当成某个人的替代品,或者当成她众多情郎中可有可无的一个……那显然并非他想要的。

  一零三溪中美人乃欠操的妖精(珍珠4000加更)

  “姐姐,你同师父在里面玩了这么久吗?”

  瞧见炽儿从师父的书房里出来,正在树下玩捉迷藏的小兰叶跑了出来,抱住炽儿的腿,亲昵地蹭了蹭。

  她没有抬头,自然未发现,被她抱住的大姐姐脸蛋红扑扑的,因为她一句无心之言,以及亲近的举动,那如花的脸庞显得更加红艳欲滴了。

  “兰叶,我去休息一下,你去找你师父玩好吗?”

  她匆匆躲回了屋内,不过几步走动,也觉裙摆之内空荡荡的,带着股恼人的湿意……

  小兰叶倒也乖巧,果真未再来烦扰她。

  然而,她一个人闷在房中,横竖也是坐立不安。

  他竟然,那般待她……

  明明那样清冷出尘模样,做起羞人的事来,却与谁也不遑多让。

  甚至……

  “夜里,待兰叶睡了,你再过来吧。”

  晃了晃袖子间藏着的洁白布料,他用最风轻云淡的姿态,说着仿佛再寻常不过的打算,“我便还给你。”

  他竟以她的贴身衣物来要挟,要她再去他房中找他?!

  这几年,他不全然只当个山中艰苦辛劳的僧人么?又是从哪里,学来的这些玩弄人的伎俩?

  她心里没有头绪。

  心慌意乱。

  甚至有些担心,她的迦叶,其实根本不曾失忆——

  一切,不过只因四年前的他,本就无意与她双宿双栖,借着海上的意外,彻底于她眼前消失,从此天各一方,再无瓜葛…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