灼芙蓉(限) 17. 慾网



    关於倪傲蓝每日整日的动向,他都知晓。并不是他有癖好去监视他的一举一动,而是因为清楚朝中官员们下流肮脏手段,怕他不小心被暗算了。

    树大招风,位高引人妒,这是千年不变的定律。

    就因为盯着,萧柔郁日日去访运昌轩,他也知道。可他没多加G预,听说二人常共同做画,偶尔论琴,下棋也是有的,他想倪傲蓝多了个人能放松做点朝务以外的事情是好的。

    但他怎麽也没想到二人竟然S生情线。

    萧柔郁送给倪傲蓝荷包,而他也收下,代表的是什麽,不就是有情,不就是互看有意。

    只是「早知如此绊人心,还如当初不相识。」,她已作後宫嫔妃,无能与倪傲蓝共谱鸳鸯情,感叹相遇不逢时,但又难耐时时相思,还是送个荷包让对方了解她的情意。

    金福看了眼主子唇边如春风笑意,更觉得头P发冷,F侍主子多年,越是怒火中烧,越是笑得冷艳绝Se。

    这郁妃也恁是大胆,竟然暗渡陈仓,这也罢,可对象是皇上喜ai的右丞相,这兹事T大,再者,诉情也不需如此明目张胆,明明白白留个物证,想不被发现也难。

    〝皇上息怒……〞金福畏敬地说着。

    〝金福,去给朕盯着,从明日开始,不许萧柔郁踏进运昌轩半步。〞南宫潾五指紧紧握捏住荷包,恨不得将之当作郁妃给蹂躏死。

    P刻间,金福瞧见荷包生生地被磨裂开来,绣线崩断,精致绸布已成碎P,惊得暗chou一口凉气。

    已经许久不曾见过主子怒得动了内力,上次见着是二年多前梨妃设计陷害,在前皇面前装得娇弱可怜样,前皇一度Yu强制废除太子,惹得南宫潾动手打伤二位大内高手,夺去他们的半条命。

    〝奴才遵旨。〞金福着实替郁妃捏把冷汗,要不是主子不对nv人下手,否则郁妃可能见不着明天的太Y了。

    >>>>>>>>>>>>>>

    倪傲蓝奔至茅厕外才停下脚步,单手捂着X口,脸颊发烫像火烧般。

    回想皇上对她的触摸,清晰表达出占有慾,心跳失速,怎麽样都控制不住也管不住自己的心。

    嘴中鼻间似乎还残留着他的味道,浅浅淡淡的龙涎香蚀入筋骨,只稍忆起,就彷若自己仍被他的唇舌给缠绕上。

    T上肌肤似印下他的手掌,强劲的力道,烫热的T温,已被身子给牢牢记住,害她竟觉得想了就陷进去。

    皇上……是否真的喜ai上身为右丞相的她?

    还是……只因她像极他口中的那位挚友,又或者能说是…ai人?

    鼓着小脸,倪傲蓝困扰地揉着额角。现在不是想着皇上对她态度的时候,是得思考该如何跟皇上开口提郁妃送荷包的事。

    想着,她伸手探进袖口,却发现里头空无一物,让她大大震惊。

    糟糕!那可是萧柔郁花上许多心思做出来的物品,如此慎重地J给她,而她竟然弄丢了!

    连忙沿着方才走过的路线,在地上找寻着,直至走近莲香轩都未见,倪傲蓝轻chou口气。

    该不会掉在餐桌附近,进而被皇上瞧见了?!

    目光扫过站在大门口的小睿子及其他宫nv侍卫,倪傲蓝不用想也知道南宫潾还在里头,指头轻搓着袍F,对於是否要再走进去,她拿捏不定。

    但挣扎J许後,她还是鼓起勇气踏入轩内。

    总归还是得要面对皇上,除非她打算明日辞去丞相一职,但她还没有完成目标,怎能放弃。

    〝ai卿总算回来了,朕以为ai卿奔回运昌轩去处理卷宗了。〞南宫潾傲慢地调侃着,他是真有打算少年今晚一去不回,而且,他现下眼底心底都是醋火。

    为什麽萧柔郁能进得了倪傲蓝的眼?就因为她是nv子,而他南宫潾是男子?

    最初,他也曾迷惘过,曾无法接受过,自己竟会好男Se,也逃避少见过,可越是背离,越是渴望到J近痴狂,最後,他只能说F自己,不管倪傲蓝的男儿身,他就是要他。

    想他,这般绝Se难求,耀如春华的美貌,谁见谁不倾心。

    就只有一个他倪傲蓝,竟看不上眼!

    倪傲蓝微愣住,那口气怎像是个宠物被遗弃般带着些哀怨,还夹着指控意味…是不是她解读错误呢?

    〝呃……微臣知皇上仍等着……因此没贸然离开。〞她抿抿唇瓣,笑得有些尴尬及心虚,与此同时,悄悄垂眸在大P大P的磁砖上扫荡着。

    的确本想直接逃回运昌轩,但没找到荷包,她觉得良心不安。

    〝哼,是不敢离开还是有事不得不回来这见朕?〞南宫潾将少年的举止看进眼中,话中有话地问着。

    帝王侧着秀致无暇的妖娆面容,洁雅漂亮的大手往颊畔一撑,举着金筷,悠然夹起盘中小豆,送入口中,墨发柔垂耳边,说不出多少赏心悦目。

    那声轻哼,有着天子的骄纵,听起来竟可ai来着,惹得倪傲蓝微勾唇角,却不敢笑得太明显。

    看来皇上可能是为稍早的抚摸竟被自己拒绝而不满着。

    〝皇上,皇上是对微臣最好的主子,微臣怎会怕呢?只是……微臣一时难以…接受…〞倪傲蓝考量後,决定还是让南宫潾知道自己的感觉。

    听见少年如是说着,南宫潾瞬间火气消了大半,可仍纠结於他与萧柔郁间的ai恋。

    他一国堂堂帝王,竟然要跟自己的後宫嫔妃抢丞相,真是个笑话,可即使被当成笑话,他仍要将他紧紧栓在身边。

    时间,他有的是,那就慢慢磨,慢慢将倪傲蓝给套进手掌心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