灼芙蓉(限) 21. 引诱(微H)

    艳Se姿容因一块曲糖儿扬着得意笑容,在清秀少年突地迎面向他,继而感受到唇边的轻搔T弄时,添上一道愣怔及迷蒙的情绪,更显得娇媚。

    〝皇上…这般真惹人ai…〞倪傲蓝唇瓣弯弯,眼中带着逗弄之意。

    以往都是南宫潾主动扑上少年,现下却是角Se调换过来。

    〝ai卿…你这是在捉弄朕?〞他望着那近在咫尺的面容,清澈的双眼闪着他没见过的狡黠,使得他带着疑问加些不确定感。

    鼻尖J乎要碰上少年的,呼吸间盈满他独特的清香,引得年轻力壮的身躯渐渐燥热起来。

    单纯的倪傲蓝尚不知自己正在逗着一只睡狮,笑咪咪地回问〝皇上您说呢?皇上您这般漂亮,现在是个小美人,过个J年成了大美人,不知要多倾国倾城。〞

    南宫潾很确定自己被调戏了!

    从小到大,他最痛恨别人把他当娘们看,容貌完全承袭母妃,大景国第一美人的优点全数落在他身上,青出於蓝,更胜於蓝。

    这张好P囊甚至曾遭受皇室亲戚的觊觎,让他更加厌恶被当成nv子,因此他致力於锻链T魄,养增内力,教那些想对他mao手mao脚的人全分筋断骨。

    〝ai卿,实在越来越大胆了,今天朕不好好教训你,朕不会离开运昌轩。〞南宫潾的杏眸晶耀闪闪,夹着星火。

    旧恨未了加上新仇一添,他绝不会轻易放过倪傲蓝。

    金福取来紫云膏,才踏进运昌轩,脑袋往厅里一探,便见主子恶气腾腾,二人是暧昧不清状态,识相地退出房间,将大门关上。

    唔……主子这次应该会…尽兴吧?!

    记得上回在莲香轩没成功宠幸倪丞相,当晚回去主子可是脸SeY沉,害他整晚心颤着,就怕自己一不小心去挨板子。

    希望今日倪丞相别反抗,就乖乖从了皇上吧。

    倪傲蓝还未反应,小嘴就狠狠地被吻住,帝王的贝齿咬着N唇,有些刺疼,她张嘴想喊叫,他的舌头趁机堵进了口中,缠着她的粉舌,用力吮住,吸得她舌微麻。

    天子灼热的气息喷在自己的脸上,那淡淡的龙涎香似是掺了酒,竟教她迷醉起来,任由着他吻着。

    接着,南宫潾放缓速度,眼底闪过一丝精明。

    一味地压倒少年并非最明智的选择,最好就是引诱上勾,让他学会对自己有回应,久而久之,Yu罢不能。

    舌尖稍离,轻挑着倪傲蓝的舌,若有似无地蹭磨过,一下一下勾着舌R。

    忽地嘴中的霸道消逝,让倪傲蓝不适应,彷若从天堂跌落谷底,一种莫名的空虚充斥在T内,C促着她去抓住对方。

    於是,她主动伸舌,学着帝王亲吻她的方式,缠吻着他的唇舌,在他的嘴中嚐到面P的香味,甜滋滋地。

    南宫潾被少年生涩的吮吻给诱H,跨间的慾龙立即由苏醒转为Y挺,下腹的热流直窜开来。

    他转而由少年的嘴往一旁亲过,T着耳垂,嗓音饱含情慾地说〝ai卿,朕想要你。〞

    每日午夜梦回,他总是梦见激情的画面,倪傲蓝不会知道他醒来後总得去泡冷浴,见着时,总得要隐忍地克制住。

    想要,想得到,想得快癫狂。

    天子的一句要求,让倪傲蓝顿时进退两难。这次虽没碰着他的身躯,但她清楚明白他的渴望,只是她无能在他面前坦呈相见。

    咬咬唇,她哑着嗓音说〝皇上……微臣还没…准备好……〞

    〝ai卿,朕知晓,可朕难受的紧。〞

    〝那…那…皇上告诉微臣怎麽样才能不难受……微臣帮您…〞

    除了退下衣裳外,其他的倪傲蓝都可以接受。瞧着他眉心都皱起,她心底有着不忍心。

    听闻到少年让步,同意帮自己,南宫潾稍退起身,扯拉过他的手,直接覆上自己的S处,说〝ai卿帮朕撸。〞

    初次摸上男子的下腹慾根,倪傲蓝瞪大双眼,加上皇帝的命令,小脸立马烧红,结巴地反问〝撸……撸…撸什麽…?〞

    〝帮朕撸龙根。〞

    〝微…微臣…不会……〞

    〝ai卿与朕同为男儿身,怎会不知如何撸它呢?〞南宫潾不解地看着双颊耳根皆染红的少年,想着,即使晚熟,十六岁也应该会自解了吧。

    倪傲蓝当场哭笑不得,这…这算是漏洞麽?她假扮男子,却忘了多少该补充点男子生理构造的知识,这下可好。

    手里握着可是龙根,没经验的她总不能Y上,到时皇上龙T有恙,她可是担不起,尴尬地笑着回〝微臣…一直以来皆埋头苦读书……没这经验过……〞

    南宫潾恍然大悟。倪傲蓝年纪轻轻能够饱读诗书,还有如此多的见闻,因此没自解过也属正常,这麽一来,他可真是纯情到极致,对他的喜ai也更多了些。

    〝呵,朕教ai卿。〞他轻笑,眼角透着一G动人春Se,媚然妖艳。

    扣着比自己的手小上一截的手,他不禁有些讶然,之前没仔细测量过,现下才发觉少年的手真得纤小,不过才十六岁,还会chou长的。

    隔着薄透的亵K,南宫潾带着少年圈握住RB,道〝这样握着,然後上下套动。〞。之所以没有退去K子,是考量到他既没经验,第一次缓和些总是比较好。

    〝唔……皇上…它…很大……〞倪傲蓝羞涩得不知该看哪,只好死死盯着自己的手,看得出来龙根的形状,五指都还圈握不起来,可见皇上是天赋异禀。

    〝ai卿可喜欢?嗯……〞南宫潾兴奋地问着,盯着少年低垂的脸,手心的软N穿过薄布熨上RB,叫他忍不住低Y出口。

    这问题对倪傲蓝来说很难回答,她不知道龙根大不大与她喜不喜欢有什麽关系,不过……感觉皇上应该是想要听到肯定的答案,便回答〝喜欢……〞

    那声低低略哑的男Y声听起来X感,传入耳中,如蛊Y般发效,让她便觉身子发热,微S痒的感觉从下腹漫开,心跳加速地鼓动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