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女二三男事 22 洞房


  叶慧看到新上任的夫君进来,从椅子上盈盈起身,走过去,脱去他的帽子和外套,取来湿毛巾为他净了面和手。她做这些事十分自然,自幼耳读目染老妈就这样对待老爸的,老爸十分享受,直至多年以后老俩口的感情仍然如胶似漆。

  

  “这里也要擦。”皇甫泽端脸上布满浓浓的幸福,脱下裤子,身子往前挺了挺,正说话的功夫,那东西已经在频频点头,竖立起来。

  

  叶慧跪在他的面前,用毛巾敷上面,轻轻擦了擦,它瞬间坚硬起来。

  

  皇甫泽端的眼瞳一片朦胧,身子往前一挺,用欲/望之源摩擦着她柔嫩的面容,眼睛、鼻子、脸颊,最后停在红唇,用尖端去启她唇瓣。他微闭着眼帘,感受带来的美妙。“娘子,这样真舒服,用嘴最含住,像昨天那样。”

  

  叶慧仰头看了他一眼,伸出舌尖在尖端允了允。

  

  皇甫泽端深吸了口气,想起昨日的疯狂,那张小嘴带给他的刺激,呼吸立即急促起来,扶着那根突起往红唇里戳入。

  

  叶慧面容侧了侧,避开它:“相公,我含一会儿可以,但不能像昨天那样了。”

  

  “昨天怎么了?”他故意问。

  

  “你昨天怎么可以让我吃了你的……”叶慧不好意思说下去,她还是第一次吞食来自男人身体的液体,味道不怎么好,当时来不及去想,现在一提起,生了一丝恼意。

  

  皇甫泽端笑了:“昨天我也吃了娘子的,味道不错。”她身体有一种非常纯净的香,流出的液体也很好闻。想起昨日尝过的味道,忍不住期待起来。

  

  叶慧想起他吻得自己直到高/潮,嗔了嗔眸子,眼底含春,一片媚色。忽的感到身子一轻,被皇甫泽端抱起来:“娘子,让为夫看看你下面。”

  

  叶慧身上的衣服在极短的时间被这位新任夫君剥了精光,他把她放在桌案上,却是面朝桌面趴跪着,臀部翘得老高。

  

  她看不到背后的男人在做什么?但感到他在扒她的臀,然后是他的手指的触摸,指尖撩拨最隐秘部位,再然后是湿热的触感,她感到他的整张脸都紧贴在自己的臀上。

  

  他在吻她的,用舌尖探索最深处……

  

  “啊!”她娇吟不止,高/潮到来,全身都抑制不住的颤栗。

  

  皇甫泽端把她翻过来,掰开纤细的两腿,扶着自己的巨大往她体内推进。她高/潮后的身子还在抽搐,还在紧致着,承受不住这样的庞然大物。她疼得打颤。“轻点,轻点……”她一叠声的乞求。

  

  “怎么还这样紧,昨天都做了好几次。”

  

  “谁叫你那么大?”昨天,昨天她也疼着!但有秦宇航在旁边动手撩拨,会好很多,唉,大老公为什么不来帮她。同时跟两名男子做这事也挺好的。她眼见那根巨大还在往里推,急忙阻止:“到底了,顶得很痛,可以了。”

  

  “还剩一大截没进去呢!”皇甫泽端又往里推进半寸了,看到她面色发白,把手伸在两腿处:“娘子别怕,为夫给揉揉这里,二师弟昨天说过动手拨弄这颗小珠,娘子会很爽,很短工夫就能飞上天似的。”

  

  叶慧感觉到在那跟手指的拨弄着隐秘处,下腹起了剧烈的电流,部像火烧似的,穴口在他缓缓蠕动下有渗出晶莹的液体。她两腿大开,脚指尖端跷起,低低的娇吟:“相公,可以了,我现在感觉很好。”她想要他,要他全力占有她。

  

  皇甫泽端的腹部早已盘踞了一团火焰,黝黑的身子热得惊人。得到妻子的暗示,再也忍不住蓄势待发的欲念,两手托着雪臀,激烈的律动起来,享受男女交合的快意。 

  

  这种飘然欲仙,销魂蚀骨的滋味是皇甫泽端三十年生命从不曾体验的,自从第一次见过她的身子,每每想起来都浑身处在蒸笼似的。

  

  “哦……娘子……”

  

  他粗噶的嘶吼,拥着她体验一次又一次飞上巅峰,享受人间至乐。

  

  “已经好几次了,我不想要了。”叶慧一连被他要了好几次,姿势换了好些,被他从桌案上抱到床上,现在躺着,连说出的话都有气无力。

  

  皇甫泽端看到压在下面的身子汗水淋淋,连长发都湿漉漉的,忍不住心疼,连续抽动十几下,把欲/火宣泄出去,从她的体内退出来。喘息了一阵,搂她入怀:“要是早几年遇到你就好了,可是转念一想,早几年你还是个孩子,摧残孩子的事我做不出,要是光看着,不能吃,不是更惨。”

  

  早几年我还没穿来呢!连续高/潮了好多次,叶慧累得骨头都酥了,话都懒得说出口。

  

  这时有人推门走进房间,当先的人是秦宇航,后面跟着端了水盆的墨琪。

  

  “娘子,做完了要清理干净,就这么睡觉会不舒服。”秦宇航躬身把叶慧从床里抱过来,分开她的两腿,见全是湿漉漉的液体,取过毛巾在水盆里浸湿了。左手揽着叶慧脊背,右手拈着毛巾正要擦洗,却听到身旁传来粗噶的呼吸,侧头一看,墨琪双目赤红,直勾勾的盯着妻子的隐秘处。他摇摇头,把毛巾递到他的手里,淡然道:“你来擦。”

  

  身为正夫就该为一个家庭的稳固作出选择,哪怕是自己不情愿的。

  

  秦宇航坐在床头,把叶慧整个抱在自己的身上,双手掰开纤长的两腿,面朝墨琪,感到怀里的身子挣扎了两下,以为她不舒服。安慰道:“娘子放心,一会儿工夫就好。”

  

  叶慧叹了口气,看来自己还要习惯这个时代才行,很多事情在自己看来很怪异,在他们看来却天经地义。

  

  墨琪哆哆嗦嗦的接过毛巾,擦在叶慧的下面,指尖不小心触碰到一片花瓣,毛巾登时落在地板上。

  

  “你可以用手摸摸。”秦宇航把妻子的臀抬得更高,腿分得更开,鲜嫩的花瓣顿时让房间的男子晕了视线。

  

  皇甫泽端刚退的欲念瞬间燃烧,从床里爬过来,一手抚着妻子胸部揉搓,一只手往花瓣探去,轻轻拨弄一片。秦宇航把他的手拿开:“让墨琪试试感受。”

  

  皇甫泽端只好把两只手都移在妻子的胸部。

  

  墨琪颤抖的摸上去,先是用指尖把花瓣分开,里面的颜色顿时吸引了他,呼吸一窒,指尖往深处探索。

  

  “嗯!”叶慧被撩拨出了热情,身子发热,被墨琪撩拨的孔处溢出一缕晶莹的液体。墨琪拔出手指送入嘴里尝了尝,蓦地跪下去,对着叶慧的□吸允。

  

  秦宇航侧了□,把裤子褪下去,让妻子抓住自己根源,他埋头吻住她胸部的一颗红梅。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