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八霉女遇见狼 分卷阅读30

    们三个走前面,我走后面”。

    这个女人一点没有身为女人的自觉性,眼看昔日的手足就要因她而大动干戈,她还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居然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狠狠压下心底的不快,亨利刚刚的好心情,全被这个女人不在乎的样子消磨干净。

    。。。

    一行四人来到楼上补习的地方,如上次一样,欧阳青把手中的资料整理成四份,将其中的三份发到各人手中“今天我们要学习的是”话音刚落,立即有人发出一声让她生气的话“欧阳,今天我们就不要补习什么中文了,我们来探讨一下一些有趣的事好不好”。米特!,对,就是往常一副天使般面容的米特“米特,什么有趣,难道补习中文没趣吗?要知道中国的文化可是蕴藏无比的内涵,不光有有趣的故事,而且有趣的故事很多很多,不是你一下就能领略其中的含义的,既然要有趣,那么今天老师就给你们讲一个故事吧”

    “不,我不是说的你口中的有趣,而是要探讨自古以来,男人和女人之间发生的有趣事”眨眨他的眼睛,碧蓝的眼眸紧紧的盯住她。

    呃?男人和女人!米特呀米特,你还真是稀奇,不想补习,却想要‘探讨’男人和女人。“好吧,米特你既然想要探讨这类问题,那亨利和尊尼的意见呢,今天也是不准备补习中文,而是探讨‘男女问题’”?目光一溜,发现其余两人也是默不作声,像是默认了米特的建议,无奈的一摆头,欧阳青再次看着金发的男孩子“说吧,米特,你将你的话题开一个头吧,怎么男人和女人之间有趣到你想在补习课上探讨”

    “欧阳,这个首先你就不对了,作为这个世界男人和女人都应该是平等的,是不是?正是因为有了男人和女人,才有了人类的今天,不是吗?”

    点点头,表示同意。

    “那你刚刚的语气之中,就明显的对我提出的话题表示不满,既然要想探讨这个问题,我们在坐的人都必须持有一种严肃,谨慎的态度,欧阳,你觉得呢?”咦,怎么没发觉看似纯真的米特居然有如此大义的一面,好吧,青春期的孩子对这个问题很好奇,这样也好,顺便给亨利和尊尼上上这种庄严的课程,虽然自己从他们平时的表现看,他们对这方面应该是熟手了,他们确实是对此类问题相当的好奇。

    “那,是老师错了,米特,请开始吧”

    “欧阳,你觉得男人和女人应该如何相处,当一个男人爱上一个女人的时候,是应该主动展开攻势,还是默默的在一边看着她,或者就如你们常说的:看着她幸福,我也就幸福”。

    好尖锐的问题,米特是在给亨利打前沿吗?该怎么回答呢,按照平时的回答,自己一定是选主动出击,可是这样一来,不是刚好就了亨利的心意,唉,头疼呀“米特我觉得这个问题你们三人私下讨论最好不过,因为”话没说完,又被打断。

    “欧阳,现在我们是在讨论很严肃的问题,请你严肃的回答”看向声音的发源地,尊尼也参加进来了。

    “你们怎么只要我回答,你们不能回答吗”黑线满头,欧阳青有暴走的倾向。

    “可是,这里只有你一个女人”加重女人二字,面前的三人均是一脸凝重的神情。

    真是,想要为难我“好吧,我回答,在一般情况下,若是男人喜欢上一个女人,应该是要主动进取,可是,请听清楚,这是一般情况下,如果情况比较特殊,比如”眼神扫过“1、女人已经有爱人了2、女人是玻璃,3、女人已经有了家庭。光是这三点男人都应该放手,你们说对不对?”

    “可是如果这三点都不存在,那男人该怎么办?”

    觉得自己像是被审问的犯人,欧阳青感觉十分的不快“我拒绝回答这个问题”有些忍不住了,她反对,看来尊尼和米特真是为了亨利在试探她“拒绝,拒绝,拒绝”眼光中隐隐已经开始冒出火花。

    [正文:布下陷阱(二)]

    “欧阳,我们是在探讨问题,你怎么说生气就生气,这样是不是太有违老师的职责了”三人中的尊尼像是抓准了她的要害,不冷不热的说出这么一句。

    黑线,绝对的一头一脸都是黑线,看来在多次交锋中,已经被成功的掌握了弱点,按捺下自己烦躁的心,欧阳青坐正了身体,难道真的要像犯人?

    好一会儿,四人就在沉默中,眼睛瞪眼睛,暗暗比试着各自的忍功,时间‘嘀嗒滴嗒,嘀嗒滴嗒’。。。

    “好吧,既然你们都不说,那我说了”原来年龄小,就是不一样,终于金发的米特,这场争论赛的始作俑者,清清嗓子,开始自己的演讲之路“就我看来,男人喜欢一个女人就应该有所表示,为了表示自己的爱意,就应该不屈不挠的争取,直到抱的美人归,不是有一首中文歌曲,叫什么《单身情歌》的吗?里面就说明了一切,想爱就别怕伤痛。。。”

    听着他的侃侃而谈,亨利和尊尼是暗暗翘起大拇指表示赞同。

    “那是一首很老的歌曲了,应该是三十到四十岁的人才会听,米特,你已经这么心底苍老了?”不是打消他的积极性,而是欧阳青十分的怀疑,他一个外国人,怎么有兴趣去听中文歌,而且是老歌哎,是她们这些年龄段听的歌,好像今天的讨论很是不同寻常啊。

    被欧阳青的一阵抢白,米特的嘴角呈现不自然的角度,但是他还是忍住了,是的,心底苍老,我米特确实是心底十分的苍老了,欧阳青,你知不知道,坐在你面前的三个绝世帅哥,是已经有两千多岁的‘神仙’要不是你是命定的人,而且又那么美味可口的话,谁会下这么多功夫来勾引你。

    “继续刚刚的话,但是我想问个问题,欧阳,你能不能严肃的给我解说一下”

    “米特,老师真的觉得很迷惑,你们就真的对男女之间的事,这么好奇吗”点头。“可是你们已经那个‘身经百战’了,还有什么不能明白,什么不知道的”。

    。。。

    。。。

    。。。

    哼哼,没人回答了吧,不争气的孩子,看来以后有的约翰生气的,才几天自己都是一筹莫展,唉,这钱也是不好挣呐。

    “其实,欧阳因为,因为”

    又来了,米特,还有什么问题这么多啊,眼角有些抽搐,但是她还是开了口“米特,还有什么问题吗?”

    “因为,我爱上了一个女孩”

    “女孩?”

    “是的,一个脾气十分暴躁,软硬不吃的女孩,无论我怎么示爱,她都是置之不理”。

    “米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