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八霉女遇见狼 分卷阅读33

    宿,知道吗?”适时还感伤的流一滴泪,看着欧阳青满头满脸都写满了感动二字,秦解语光荣退场。

    “好吧,解语,既然你都这样说,我会试试,看和亨利到底合不合适”

    多次的暗示,明示,不及秦解语的小半会儿谈话,亨利三人在听到欧阳青要试试看的时候,终于松了一口气,厉害,厉害,这个表搜不是一般的人物啊,就不知傲旭堂哥是怎么拐到手的,要是我们三人遇上的是她,而不是欧阳青,完了,三人同时倒吸一口凉气,那还不是菜板上的肉,随便宰割,还是欧阳青单纯一些,虽说脾气暴躁一点,但是至少自己不会担心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吧,幸好,幸好。

    &。。。。。。

    果然,经过秦解语一番劝说,到用饭时间,两人回到餐厅时,欧阳青不再对他们冷眉冷眼,无论从态度还是言语都完全变了一副样子,可以和她温声谈话了,可以不动声色的摸一下她的手,虽说会皱皱眉头,但是转瞬即逝。老约翰不是没看到欧阳青以及三个孙子的转变,心里乐呵着,傲旭的妻子真是神仙下凡,三言两语就将僵持的两方哄得服服帖帖,呵呵呵,好事将临了。

    优雅的吃着东西,秦解语柔声问着身边的老公“傲旭,我们难得来一趟,不如,明天让亨利他们,陪着我们一块儿去英国的市区啊那些地方逛逛,顺便这么久,我和青青也没在一起聊天了,一块儿去吧,怎么样?约翰和我们一块儿去吧!”

    “赞成,赞成”全体举手表决,一致通过,除了老约翰推脱说自己年老不适合。

    [正文:第三十二章比试就比试]

    第二天一早,飞机向市区飞去,在伦敦上空稍作盘旋,透过舷窗,欧阳青看到了地面上那一片片湿润的绿和点点的红,以及那教堂的尖顶。

    “这就是伦敦市区吗?”声音不可抑制的兴奋,我的天。

    “是的,这就是!”

    “看,那是大本钟”

    亨利三人滔滔不绝的介绍着。经过一个多小时的飞行,欧阳青一行人终于来到伦敦市区,飞机在一座摩天大楼的顶上停下,听亨利介绍说是他家开得名叫什么玛丽的医院。乖乖,欧阳青和秦解语互相交换了一个眼神:太有钱了!

    在安排下,六人包括五个体型高大的保镖,分别坐上三辆高档房车。解语和她老公带一个保镖一辆车;欧阳青奇怪的看着第二辆车驶来时,却是自己和亨利,尊尼,米特三人一辆车,没有保镖,剩余的四个保镖全坐上另一辆车。

    “亨利,为什么解语他们有保镖,而且人那么少,你们自己去两个人和保镖换换,干嘛非得挤在一辆车上!”

    “我们还不是为了好好给你介绍介绍,别说了,赶快上车”

    嘟嘟囔囔的,欧阳青上了车,透过车窗,她好奇的观察这个世界著名的城市。

    “英国属温带海洋性气候,大西洋的暖湿气流带来丰沛的降雨,使得英国一年四季绿草如茵。这里有大面积绿毯一般平整的草坪,清晨,人们在草地上散步、遛狗、踢球;夏日,人们在草坪上或坐或卧,或读书、谈天、嬉戏,尽情享受着阳光、空气和青草的气息,你看,那种二层小楼式的、独立或半独立的是维多利亚时代样式的房屋,多由红砖直接砌成。”

    可不是,欧阳青的眼睛都快看直了,那一排排、一幢幢、整齐有序,透着一种独特的古朴、庄重。其砖红色与房前屋后的绿草、鲜花相映成趣。街道两旁,路灯架上、店铺酒馆的房檐下、露天吧桌上,随处可见一枝枝、一簇簇、一篮篮婆娑娇艳的鲜花。

    汽车开了不长时间,来到著名的泰晤士河边,下车,欧阳青他们又登上一艘豪华游轮,听解释也是亨利他们的私有财产,说的秦解语眼光仄仄发亮,一个劲的戳欧阳青,眼神暗示她要赶紧采取行动。眼睛都直了的欧阳青根本不理会她,自由自在的趴在游轮的白色围栏边欣赏沿河的风景,尊尼三人走到她身边一一做着解说,包括泰晤士河上有的三十多座桥,还有伦敦众多的名胜——议会大厦、大本钟、威斯敏斯特大教堂、苏格兰场、圣保罗大教堂、伦敦塔。。。。

    &。。。。。。。

    整整一天,欧阳青就在英国的蓝天白云下,享受异国的风情,直到游完安排的最后一个景点,仍然余意未尽,哈哈哈,我欧阳青终于一尝夙愿了。

    上车的时候,她听见亨利三人和解语的老公交谈了一会儿,意思是说今晚不回去了,在市区住上一晚。狂喜,晚上正好出去逛逛,欣赏欣赏英国的夜生活。果然,亨利几人迅速安排好了住的地方,随后他们一行几人又马不停蹄的赶去用餐,用餐完毕。亨利三人笑嘻嘻的对着他们的堂哥,解语美人的老公说:傲旭,我们去跳跳舞吧,好多年没有在一起跳过了。

    “好呀”秦解语一口就答应“欧阳的舞跳的可好了,歌也不错”。

    “解语,你忘了那次我出丑的事了”拉拉她的衣袖,欧阳青显然不想暴露,她是想欣赏英国的夜生活不错,但是她就是不想去她曾经差点失足的那种地方。

    “哦,表嫂,你是不是说错人了,欧阳她跳舞会跳的好”轻蔑的一眼,就此奠定欧阳青今晚的疯狂。

    “尊尼,你们那是什么眼神,居然瞧不起我,走,现在就去,比试比试”反正有解语在身边,我怕个屁,看我给你们‘大展身手’。挽住秦美人的胳臂,头一昂。

    我的青青,你就是这样被激将法给激死的,像只青蛙,一激就跳,一跳就正好跳进别人的盘中去了“走吧,傲旭,亨利,尊尼,米特”。

    。。。

    哄闹的人群,沉闷的空气,飞旋的射灯,将夜晚英国这间十分普通的酒吧渲染的迷离,从进门处,到里面设置的座位或是墙角边,到处都是热情的人,接吻的,上下其手,肢体摩擦,呻吟声此起彼伏,若不是灯光昏暗,是人都会看见欧阳青的脸上一片红晕。太煽情了,她看见那个角落里的两人居然在那里就,就,那个,轻轻戳了一下解语,努努嘴,示意她看,岂料秦美人看见后,只是面不改色的看了她一眼,好像在说她是乡巴佬,其余几人肯定也是看到了,均是无所谓的样子,果然,果然,自己是没有开化的人。

    不等找位置坐好,米特和尊尼拉起她,就向舞池中间走去“走吧,欧阳,你不是要比试比试”一路被拖着走,欧阳青回头,只看见解语对她做出的一个加油。待走到中央位置,随后跟来的亨利和拉着她的两人,排成一个圈,将她围在中间,这时,激烈的摇滚乐换成了一首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