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八霉女遇见狼 分卷阅读50

    所探出头来,没有人回答他,摸着肚子好像很爽的样子,走来走去“好舒服,解了手,就是舒服”

    “请以后要上厕所自带纸张,拉尿一次50元,拉屎一次100元,拉屎又拉尿的一次200元”“咚”

    “咚”

    “咚”三声巨响分别从厨房、沙发、走道传来,接着呻吟声比比皆是。

    “老婆,你开玩笑吧?!”三个头共同出现。

    很安然的脸,显示欧阳青所说不假,接着低柔的嗓音再次响起。

    “乱喊‘老婆’者,一声500元,以上规定从即日期实行,不遵从者,我会通知公安部门”

    “咚”

    “咚”

    “咚”

    又是三声巨响,欧阳青这下丝毫不怀疑,如果家里出现三个傻瓜,是意料之中的事。

    “老婆。。。”跌倒又爬起来的人,首先尝试出头鸟的荣幸。

    “500”

    伸出一只手,欧阳青也不作声。耳后传来唰啦,唰啦几声响,5张红色钞票放入她手心。

    “怎么能这样,哪有老公不喊自己老婆的!”

    哼哼哼,又有人撞上来了,冷着声音,再次伸出手“500”。

    “哎呀,这不公平”跳起来,做垂死的挣扎,不是心疼这点钱,而是专利都不要他们喊,怎么行。

    拿起茶几旁的电话,欧阳青拨通“请帮我查一下xxxx街道所属的公安局电话号码”

    唰啦唰啦又是几声清脆的声响,5张百元钞票轻松入账。电话那头传来接线员的回复“好谢谢,我记下了”放下电话,起身进卧室,拿出纸笔,记下电话号码。

    呜呜呜。。。三个无声哭泣的背影,好可怜,回厨房的回厨房继续做饭烧菜,刚刚蹲厕所十分愉快的,现在拿出拖布向地面进军,沙发上准备发情的躲回黑暗的角落,暗自神伤。

    哇塞!!!几分钟的时间就赚到1000块钱,太好了,哈哈哈,心里狂笑,看在钱的份上,你们擅闯民宅的罪名就暂时不去告发了。这样生活有滋有味啊,充满了希望。饭菜飘香,整个房间里溢满香味儿,碗筷被摆上桌,悉悉索索的,饭菜也陆续上来,摸摸肚子,还真有些饿了,本来打定注意不吃他们做的饭菜的,可是这大雪漫天的,积雪又厚,惰性一发,就不想自己操作了。

    “欧阳,吃饭了”怯怯的声音,三道高大的身影站在一边,恭请她的到来。

    穿上棉拖鞋,走到饭桌前,拉开椅子坐下,碗里已经盛好了饭,三人待她坐下,赶紧拉开椅子纷纷落座,只是夹了两筷子的菜,欧阳青放下了碗。

    “怎么了,不和胃口吗?”

    “不是,是你们看着我,我吃不下”很老实的回答。

    “那我旁边去吃”脸上带笑,亨利带头在碗里夹上一点菜,像被抛弃的小狗,到沙发边去了,其余两人皱着眉头,可怜兮兮的也是退下了饭桌。

    [正文:第四十七章欧阳青的客人]

    现在桌上只剩欧阳青自己一个,吃着饭菜,眼睛瞟向三个人影,奇怪了,奇怪了,居然一声不吭的就下桌了,慢慢的吃完,转移阵地,回到卧室,赶紧躺进铺有电热毯的被窝,直到这时,嘴里才又发出一声感动的惊叹。

    “好暖和”

    温暖的感觉很快的让她有了想睡的意念,闭上眼睛,她开始午睡。

    。。。

    待她进屋,亨利三个才回到饭桌吃饭,面面相觑,同是天涯沦落人,嘴边是不可抑制的苦笑,笑中有笑,经过锲而不舍的努力,终于没有被赶出去了,虽说现在还是一副冷脸,但是曙光要再现了,想到她肚子里的宝贝,很有默契的,三个坐在桌前,又开始吃吃的傻笑。

    “叮叮叮。。。”

    一阵电话铃响,三人透过卧室的墙面,看到里面的欧阳按下接听键。

    “欧阳老师,我是唐雨齐阿,今天有空吗?”

    嘴角带笑,欧阳青心情很好“雨齐,老师有空啊”

    “那今天我请老师吃饭,二十分钟后,你在你家楼下等我”

    看着窗外,欧阳青真的很不想出门“雨齐,雨齐,你在听吗?这样吧,天气好冷,老师实在是不想出门,要不这样,你知道老师住的地址吧,你上老师家来,今晚老师做饭,我们在家里吃,呵呵呵,不要小看老师的手艺,好吧,就这样说定了,下午5点钟,你过来吧,好,再见!”

    在家里吃饭,亨利、尊尼、米特放下手中已经冷掉的饭碗,眼光灼灼,哈哈哈,终于又可以吃到老婆做的饭菜了,嘴里唾液分泌旺盛。

    小睡了一会儿,看看时间,已经是下午快3点,欧阳青穿衣起床,来到厨房,冰箱里除了时鲜蔬菜到是什么都有,心里计划着要做的菜,一样一样的拿出来,唉,这个时候北方就只有大白菜,超市里面买的全是肉制品,自己来自南方,就做一些南方的家常菜吧。非常仔细的计划。看见沙发上坐的三个眼光直直的人,欧阳青非常奇怪。

    “咦,你们还不走吗?我一会儿有客人,你们在这里不方便”

    不方便,三人的眼睛里涌上一阵阴霾,想背着我们谈情说爱,好大的胆子。

    “老婆”话音一落,赶紧放上5张红色钞票“外面那么大的雪,你就真的忍心让我们冒雪出门,我们住的地方好远,又没有车”

    “好了,我不想听了,随你们的便,只是请你们注意措辞,我再申明一遍,我的客人面前请不要叫错称呼,ok,不然,请自行走路”

    说完,不再看他们,专心的低头整理晚上要吃的菜。

    &。。。。。。

    很准点的,欧阳青的门铃被按响,快步上前打开,一身的雪花,全身包的想粽子,唐雨齐笑嘻嘻的站在门外“欧阳老师”

    “快进来,雨齐,外面好冷,赶快把门关上”

    “老师,不好意思,不光我一个,我还带了一个人来”十分抱歉的声音。

    欧阳青这时才注意到,在唐雨齐身后站着一个高大的男人,全身也是包的严严实实的。

    “呃!没关系,请进!请进!”

    脱下头上的风雪帽,两人进屋,手里还提着几包东西。

    “老师,这是我小叔,今天不放心我一个人,专门送我来的”

    后进屋的男人随后也脱去头上的装备,将手上的东西放在地上,欧阳青看见脱去帽子的男人有张北方男人特有的方正的脸型,年龄在35岁左右。

    “哦,您好,欧阳老师,我是唐耀祖,雨齐的小叔,今天不请自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