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宝贝你R错人了 第66章

    小手伸过来覆在他的大手上,轻声说:“你后悔吗?”

    后悔和我在一起,因为可能我们永远也不能光明正大站在一处。

    因为瑶姬不能和邓宽离婚,哪怕她其实不是江瑶,但担了江瑶的因果,她就不能为了一己之私做出对江家有损的事了。

    沈熙不说话,只有瑶姬的声音缓缓响起:“其实我一直没有告诉过你这件事,是因为……我不敢。”

    要是沈熙一早就知道,或许就不会愿意和自己在一起了吧。

    “没有人愿意永远做一个见不得光的存在。”

    男人的大手动了动,反握住了瑶姬的小手,“我在黑暗中待了很久,”他低声说,“遇到你,就像遇到了一盏灯,又怎么能算是见不得光。”

    “那假如……”瑶姬犹豫着。

    “没有假如,”长指轻轻地按在她的唇上,沈熙勾起唇角——平日里他总是冷着脸的,因而也显得这个笑容格外温柔,“我们在一起了,这就是现在,并且未来也不会改变。”

    =====================================================

    明天啪(bsp;   宝贝儿们有什么想看的play留言给我哦~

    比如说什么优x库试衣间大战三百回合,高空飞机高速螺旋十三点【大雾

    本司机的下限泥萌懂的,不要害羞,大胆地来吧【doge脸

    ☆、小狼狗22(h)

    江阳前段时间参加学校组织的集训,一直住在外面,回家之后,骤然发现姐姐和沈熙哥哥间的氛围好像和以前不同了。

    他按捺不住好奇,偷偷揪住沈熙的袖子:“沈熙哥哥,你和我姐姐……是不是在一起了?”

    沈熙一愣,对上小男孩明亮的眼睛,有心想说实话,又考虑到瑶姬毕竟是有夫之妇,就这么承认,会不会对小孩子不好?

    他一犹豫,江阳顿时会错了意:“没有吗?”小男孩叹了口气,想说点鼓励的话,不过他本来内向,最后只拍了拍沈熙的肩膀,一脸遗憾的走了。

    沈熙哭笑不得,顺嘴把这件事跟瑶姬说了,瑶姬也是笑:“人小鬼大,自从你来了,小阳倒比以前活泼多了。”

    江阳的改变江家人都看得到,心里也都欢喜。其实江阳和江瑶本不是同母姐弟,江阳是江乾的情妇所生,因为他母亲很得江乾喜欢,他当年才被江乾给接回了家。这孩子也和江瑶一样,父亲一心只想着家里的生意,有妈也跟没妈一样,姐弟俩同病相怜,感情甚笃。

    瑶姬穿越过来后,秉持了江瑶的意志,对江阳也十分关心,自然乐于看到他健康成长。只是她工作繁忙,别说是江阳,最近一段时间,连和沈熙相处的都不多。

    除了公司里的事,瑶姬还在暗中调查沈熙被追杀的那件事。沈熙隐姓埋名逃了两年,各中惊险危机自然不必多说,从中得到的重要情报也有不少。以前他单打独斗一个人,就算手里有了极要紧的线索,凭借自己一个人也没办法去调查。现在好了,有江家做后盾,调查进度自然比以前快了许多。

    瑶姬已经差不多可以确定江家内部那个和走私案有关的人是谁了,只是现在还没到发难的时候,所以隐忍不动。

    她这一忙,可就苦了沈熙。美人在怀,又因为心疼她疲累不忍心折腾她,沈熙只好每天干看着吃不到。这对刚开荤没多久的沈熙来说,实在是天大的折磨。

    好不容易瑶姬忙完了这阵子,有时间休息了,江阳又从学校回来了。

    有这个小电灯泡在,沈熙想和瑶姬亲热也不行。只能找机会在车上摸摸小穴亲亲奶子,又堵着瑶姬在办公室狠肏了一场,才没把沈熙的小兄弟给憋坏了。

    这会儿沈熙洗完了澡,抱着自己的被子枕头委屈兮兮地站在门外。瑶姬看了看床上已经睡熟的江阳,推了沈熙一把:“好了,快回你自己房间去睡。”

    那间卧室自从沈熙和瑶姬确定关系后,他就再也没去睡过。今晚因为江阳要和姐姐一起睡,瑶姬只能把沈熙给赶了回去。

    “那你亲我一口,”沈熙嘟囔,“亲我一口我就走。”

    瑶姬无法,只好踮起脚尖在男人唇上印下浅浅一吻:“这下行了吧。”

    沈熙依依不舍,磨蹭着搂住小人儿的腰:“小阳说他明天要去同学家里玩儿,既然他不在,那我们……”

    瑶姬一听,就知道这家伙又想做那事,忍不住白了沈熙一眼:“做做做,就知道做,小心精尽人亡。”

    这句话顿时捅了马蜂窝,男人咬牙切齿,在她的小屁股上狠狠拧了一把:“明天就让你看看,我的精液是多还是少。”

    他说到做到,第二天一大早福伯送江阳出了门,沈熙把下人们都打发走,不容分说抓着瑶姬放在餐桌上,就开始剥她的内裤。

    瑶姬红着脸挣扎:“停手,停手,我早餐还没吃完。”

    男人的声音闷闷地从她颈侧传来,薄唇在耳后流连缠吮:“你吃你的,我肏我的。”说完这句恬不知耻的话,沈熙已经把小美人儿的内裤给扒了下来,掀起裙摆,大手摸着光洁滑腻的花户爱不释手。

    他拨开只露出粉粉一条肉缝儿的小穴嘴,翻开花唇,露出内里嫩汪汪红艳艳的媚肉。“瑶瑶的小穴穴真好看,”男人哑声喟叹着,“又小又嫩。”只看一眼,就引的人食指大动,恨不得吮干了吞下肚去。

    他一边说着,薄唇已经含住穴儿舔吃了起来,瑶姬抻着两条长腿儿拱起小腰,情不自禁地把私处那颗毛茸茸的脑袋紧夹在腿间,呻吟声又娇又媚:“嗯,别舔那里啊……沈熙,别,太,太深了……”

    大舌在湿热的花径仿佛游鱼般捣着乱,紧贴着花壁舔那娇嫩无比的媚肉,又勾起舌尖把源源不断涌出来的淫液往男人口中扫。沈熙的喉间发出咕咚咕咚的吞咽声,喉结上下滚动着,又咽下去一大股蜜水儿,他顿时发出心满意足的低哼声,吃的越发畅快了。

    瑶姬受不住他这样狼吞虎咽的吸吮,身子早软成一滩春水,靠着沈熙的胳膊才险险没倒在餐桌上。其实她一直对沈熙这样贪婪地迷恋着她的淫水儿感到羞耻,这家伙好像特别爱吃她那儿,就算是前段时间瑶姬很忙没时间喂饱他,沈熙也要想办法摸一摸瑶姬的穴儿,吃那小嫩屄里的水。

    瑶姬迷迷糊糊的忍不住脱口问他:“真,真那么好吃?”

    “好吃,”男人低笑着抬起头,薄唇上全是亮晶晶的水痕,“又甜又骚,是瑶瑶的味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