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宝贝你R错人了 第591章

    这个圣女虽然地位高贵,实则就是个空架子。

    上一代圣女的情况也与此相同,因而在她选择传人时,左右两大护法都想将自家势力看好的人选推上去,左护法支持的人正是单芳华。

    因着双方谁也不服谁,相持良久后只能各退一步,选了毫无背景的瑶姬做圣女。

    “我在门中就是个摆设,”瑶姬斟酌着道,“若是我自愿退出,想必两位护法也不会过多阻拦。”

    这正是她对自己脱离门派有一定信心的原因,奈何玄参冷笑了一声:“五年前你如此想,恐怕还有可能,现在……”

    瑶姬心头一动:“你是说……右护法不会同意?”

    五年前,右护法因为练功走火入魔元气大伤,势力大不如前。确实,如果瑶姬现在退出,圣女的位子一定会落在左护法一脉的头上,与其将之拱手让人,右护法恐怕更愿意让不偏不倚的瑶姬继续坐下去。

    “难道……真的没法子了……”

    见她这一副冥思苦想的模样,玄参实在是心中有气:“那小子就这么好?值得你这般殚精竭虑,你们俩想在一起,为什么是你离开素娥道,而不是他放弃做那个劳什子兰亭山庄二公子。”玄参本就是言辞锋锐之人,此时说起话来更是不留情面,“你别是被他骗了,以后想回头也没有后悔药吃。”

    瑶姬听得好笑:“这么生气?”她与玄参相交多年,几乎无话不谈,故意挑了挑眉道,“难不成你是舍不得我。”

    一句玩笑话,玄参却沉了脸:“瞎说什么,”他到底是刀子嘴豆腐心,忍了忍气,“你如果铁了心……要走,也不是没可能。”

    (独576080)

    =====================================================

    玄少主:心里苦

    江湖夜雨23(h)

    玄参的法子很简单,若是瑶姬放弃圣女之位离开,最乐见其成的就是左护法既然她心意已决,不妨与左护法合作,想必左护法会愿意大开方便之门都她达成目的。

    只是此事一定要瞒住右护法,否则恐怕生变。事实也不出他的预料,左护法果然乐见其成,一番冠冕堂皇道:“虽说你身份特殊,但门规对每个弟子都是一样的,既然你已有去意,我必为你斡旋,只是尚需时间。”瑶姬自然明白她是要拉拢盟友,暗中筹谋,两人心照不宣,左护法又道:“至于需要你完成的那个任务,放心,一定不会太难。”——若是难度太大,甚至无法完成,也就谈不上离开了。不提瑶姬这边,那边厢戚子远返回兰亭山庄后,隐去瑶姬在其中的作用,自将筵席之事为尹百川—分说。尹百川又是心有余悸,又是有些遗憾:“还好师弟你见机的快,没喝下那些酒,张若返他们就倒霉了,不过……听说这极乐妖仙是个绝顶美人,如此绝色缘怪一面,憾哉憾哉。

    戚子远听得额角直抽抽,心道这个师兄迟早要栽在风流太过上。没想到尹百川反道:“师弟,你和那魔门妖女之事,究竟是真是假?江湖上不少人都传言你和妖女纠缠不清,连庄主都知道了。”也是恰巧,戚子远还末回答,门外便有小厮来请:“庄主请二公子去书房。”戚子远幼失估恃,从小是兄长抚养大的。戚子风与他年纪相差了十岁有余,长兄如父,他对兄长向来敬重。

    当下去了书房,戚子风坐在书案后:“坐。”兄弟俩先闲话了几句家常,戚子风方道:“你年纪也不小了,我与你嫂嫂这几日商量着,是不是该给你说门亲事。咱们江湖儿女,不拘小节,所以叫你过来问问,你可有中意的姑娘?戚子远心头一动,想到尹百川的无心之语,淡淡道:“大哥也知我一心不想现在就把心思放在儿女之事上。

    就真现在本谈,你迟早也是要成的,”戚子风和颜悦色,“早点说起来,我们也好早做准备。你不必担心,戚家家大业大,不需要你娶个出身多好的姑娘只要家世清白,不是什么邪魔外道,我和你嫂嫂都会替你高兴。”他说到这里,戚子远哪还不知兄长是在敲打自己。

    他心中万般滋味涌上心头,虽然苦涩,却没有丝毫动摇。瑶瑶愿意为了他离开素娥道,他又怎么能毫无舍弃。

    实则他早已打定了主意,日后二人隐居山林,再不涉江湖之事,当不违他本心,只是……也辜负了兄长的期望。此事目今还不能对兄长言明,戚子远遂道:“多谢大哥费心,我如今确无此意。戚子风本也只是旁敲侧击,并不能肯定弟弟和妖女确实有瓜离,因而转过话头,将此事轻轻揭过。

    此时尚是五月十八,距离下月十五还有十来日。戚子远每日里将那只玉哨儿翻来覆去的看,却是度日如年。他心中盼望着与瑶姬相见,又怕分别时她的依依之语是谎言,如此患得患失,各中滋味,实难为外人道也。可怜他向来心志坚定,即便当初受了大辱,更有难言之隐持续两年,也不曾有如今这般牵肠挂肚。

    好不容易盼到了六月,提前五日,戚子远便动身去了镜湖。那镜湖本是定州境内一处风景秀丽之地,几年前忽生烟雾,不仅鸟兽绝迹,普通人等闲也不能靠近。

    戚子远听瑶姬说她每月会去镜湖,便猜到那烟度应该与她有关。原来瑶姬前几世学习过奇门道甲,机关布阵之术,那烟藻正是她布下的阵法。

    镇湖之中一座竹楼,实则是她出来散心时的小住之地,玄参也不知此处。二人月余未见,重逢之日,自是说不尽的柔情蜜意,道不完的温柔缠绵。戚子远在竹楼中住下来,整日与美人儿颠鸾倒凤凤,夜夜尽欢。

    当初在兰亭山庄的那一个月,实则也是这般靡乱,只是那时他们一个心怀怨愤,一个不甘不愿,哪里有如今心心相印来得快活畅意。

    《素女经》上九法,法法都被戚子远试了个遍,他最爱的便是第五法龟腾与第七法兔吮毫。

    前者一边肏干时一边便能尽览美人儿腿间风光,看着那小淫穴被男人的阳具插干到红肿,窄小的一张嫩嘴儿不断挤压出晶亮汁液,若是男人刚射进去一次,还有小肉洞吞咽不下去的白浊时不时的溢出来。

    后者则是他们二人第一次交欢时,瑶姬最先用在戚子远身上的招式。那会儿戚少侠是俎上鱼肉,只能任凭妖女施为,眼下时移事易,同样的姿势,同样的法子,受折腾的就变成了妖女。

    往往她刚骑跨在男人身上把肉棒吃下去,那坏人清白的大家伙就快速动作起来,圆硕龟头飞快戳刺花心,刺激得小嫩屄里淫汁如同泉涌,美人儿只能无助地抓着男人的双腿,才不会在这般激烈颠弄中软倒。

    第一法龙翻,第二法虎步,戚子远则喜欢连续施为。先让少女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