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宝贝你R错人了 第592章

    仰面躺于榻上任他尽情玩弄,此时他不会入得凶狠,而是时浅时深,或快或慢。一边肏干着一边玩那两只雪浪摇动的滚圆奶儿,小小两颗奶头被大手揉搓得又肿又硬,往往玩不到一时半刻,美人儿就要哭叫着求饶。

    待此时男人再将她抱起来摆成跪趴的姿势,这第二法虎步正是从后面肏进去,大鸡巴深深捅进花心里,如同猛虎一般激烈抽插。

    如此姿势,正可将少女柔美玲珑的曲线一览无遗。不止是红肿湿腻的花穴,美人儿挺翘浑圆的小屁股能轻而易举被大手握住揉捏,男人更能将手探到前面,一面肏着穴儿一面玩奶子。

    可怜自两人于镜湖相会,瑶姬的小嫩屄就没歇过,几乎无时无刻不插着男人的大鸡巴,就是在射过精后软下来了,戚子远也不肯拔出来。

    (独576080)

    =====================================================

    满汉全席(*/bsp;   江湖夜雨24(h)

    戚子远如此不可足,实在也是因为他们能相聚的时间太短。

    一个月只能有这短短五天的贪欢,欢喜过后,便是教入煎熬的等待。从六月一直到九月,漫长的三个月,仅有那十五日的厮守。

    瑶姬不能在门派外停留太久,戚子远虽然能以游历的借口离开兰亭山庄,可佳人离去,他就是守在镜湖,也不过徒然惆怅。所以在他们相聚的每时每刻,他都恨不能把那小人儿揉进自己的身体里,教她再也不能与自己分开。他们欢爱的痕迹留在了湖畔竹楼的每一个地方,最后更是到了楼外。竹楼旁遍植青竹,又有桃李丹桂。

    竹海深深,一如当初戚子远抓到了那个自己苦寻不到的妖女,正是在夜雨中的幽管里有时候,他们便会在竹林中缠绵磨。夜阑似水,银月如盘,清辉之下,少女一丝不挂的娇躯愈显柔媚,仿佛披上了一层月光织就的轻纱,等着男人将之轻轻|拂去。这时候的戚子远会温柔地与她缠吮,含着少女娇嫩的樱唇轻轻研磨,偶尔叼着小香舌咬一下,换来的总是小人儿又娇又软的哼声。

    当他让瑶姬扶着竹竿,挺腰从后面禽进去时,抽插的动作便撞得那高大青竹沙沙作响,仿佛夜色中的静谧乐曲,和着少女的娇吟软语和男人的粗喘低哼,要让这夜晚再长一些,再长一些……竹林外,六月桃李尽落,到的九月时,已是丹桂初发。恰是正午,秋日的阳光带着融融暖意,在湖面上折射出鱼鳞般的波光,湖上泊着一叶小舟,少女慵懒地躺在船舱里,身上只随意覆着轻纱,裸露出来的香肩玉臂上,星星点点的全是吻痕。

    今日正是第五日了,五天的缠绵后,她便要返回素娥道。刚射进去没多久的精水还是热热的,大手伸过来,在她被涨得满满的小肚子上抚摸,她嘤咛一声,回身勾住男人的脖子:“我要走啦,夫君~”戚子远不说话,黑瞳一瞬不瞬地看着她,这感觉让瑶姬觉得自己是个睡完之后就提裤子走人的负心汉。

    她又好笑又无奈,伸手捏了捏戚子远的脸:“不许生气,”想了想,补充了一句,“等这次我回去,左护法就会给我答复了。”一旦左护法筹谋已毕,瑶姬就会提出自己离开素娥道的要求。左右两大护法里,左护法是肯定会支持她的,剩下的六位长老有五位已经被左护法拉拢,虽然护法的地位高于长老,可右护法对此一无所知,就会在猝不及防下难以及时应对,只能任由左护法促成此事。

    戚子远并不知各中内情,也没法在此事上插手,但他知道此事困难重重,闻言叹了口气,大手摸着少女的小脑袋:“无论如何,你的安全是最要紧的。”瑶姬努了努鼻子,这般笑着的时候,她愈发像一只狡黠的小狐狸:“我可是妖女,诡计多端,心思难测,戚少侠,当心我又骗了你。”闲话休提,只说戚子远离开镜湖后便径直返回辰州。他在江湖上的名声颇为响亮,虽然最近有些风言风语,依旧无碍于世入对他的追捧。

    这一路行去,遇到诸多武林同道相邀,却不知为何他心中总有些不安,一概拒了,快马加鞭赶回兰亭山庄。其时正是初秋,江南的秋日依旧多雨,十里水色,但见残荷朵朵,秋雨连绵,清冷萧瑟中却又一片肃杀。戚子远入得山庄,早见师妹杨若语站在门外,见他来了快步迎上来,口唇翁动:“师兄.…….你回来了。”戚子远见她双眼发红,心中就是一沉:“出什么事了?”“你……”杨若语犹豫了一下,“你进屋看看吧,师兄。”他连忙踏进门内,穿过重重屋宇院落,眼中见到的人俱都神色惊惶悲伤,心中闪过的念头不知凡几,还是万万没有料到,自己竟看见大哥戚子风躺在床上,面色苍白,人事不知。

    大嫂冯氏守在床边垂泪,在丫震的接扶下方踉跄起身:“子远,你大哥..…

    “我大哥怎么了……”戚子远走到床边,像是不敢置信,又茫然无依,“我大哥怎么了?”

    冯氏说不出话来,一开口便是悲声,捂着帕子哭得软倒在丫鬟身上。满屋子的人俱都面带戚色,戚子远在这鼓噪的啼哭声中,心跳得越来越快,耳中嗡嗡作响,只有哭声、叹息声,还有那杂乱无章的嗡鸣。

    “庄主受了重伤,昏迷不醒。”杨若语走到他身边,下意识的,他看向她,只见那两瓣唇一张一合,吐出的话那样清晰,恍然间他却觉得不明白。

    “魔门妖女偷袭了庄主,一掌将庄主打伤。本来她还想下杀手,听到声音的弟子赶来,她才匆匆逃走。”

    “魔门妖女?”他听到自己的声音异乎寻常的平静,“哪个妖女。”

    “当然是郦瑶。”杨若语看着他脸上的神色,似乎想到了什么,眸中划过一丝复杂,她抿了抿唇,“庄主身上的伤口是妖女留下来的,有‘风雷刀’和红袖夫人两位前辈鉴定过。当日赶来的弟子看到一个穿着白衣的女人,她因为走得匆忙,还遗留了一样东西。”

    “是什么?”

    “师兄,”杨若语深深地吸了口气,“你是不信吗?庄主遇袭这样的大事,那么多人都看到了,难道你……”

    “是什么?”他平静的,又重复了一遍。

    “……是一只玉哨。”

    “她拿着玉哨,说她是你游历结识的同道,遇到一件颇为棘手之事脱身不得,托她来面见庄主,有极要紧的消息需告知庄主。那只玉哨有不少人都看到过你随身佩戴,所以庄主就信了,把她请到书房,没想到她突然发难……”

    “师兄……”她说到这里,像是说不下去了,急促的呼吸如同风箱,带着将要断裂的乞求,“你也是为人蒙骗,庄主不会怪你,可是你……真的不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