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宝贝你R错人了 第644章

    袋不让她扭动,另一只已滑到她胸前,挑开衣襟,探进了裙衫里。

    瑶姬气得不行,什么叫“你先招惹的”,分明是这禽兽随时随地发情,还要怪到她头上!她伸手就去捶打曹墨,只是男人那胸膛仿佛铁壁一般:“放开,唔……唔,你……”少女断断续续地挣扎,好不容易才从他的舔吮里抓到一点空隙逃出来,“你说了不做那事的!”

    曹墨一挑眉,手伸到她胸前抓着胀鼓鼓的奶儿揉了两把:“我那是醉话,不作数。”

    “……你!”

    “况且,”他把少女微微抱起,让她两条玉腿被迫分开只能缠上自己的腰,胯间那根坚硬的东西顺势抵了上去,男人故意向前撞了撞,让她感觉到那根肉棍儿的蓄势待发,“为夫这里已经硬了,你身为人妻,不帮夫君纾解欲望,还待如何?”

    “乖乖把腿张开,让夫君好生肏一肏你的小骚屄,若是不从……”说着,他抿起的薄唇露出一个暧昧又撩人的笑来,“打你五百大棒,看你还听不听话。”

    (独576080)

    =====================================================

    瑶妹:说好的不做那事呢???

    土豪: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

    画堂春12(高h)

    低沉的话语慢条斯理,待曹墨说

    完,瑶姬已是衣衫被解了大半,连鞋袜

    都教他脱下了。

    她满头云鬓堆鸦已在这挣扎中有些

    松散了,曹墨索性取下她爱上那支玉钗

    往地上一扔,只听当哪一声脆响,价值

    不菲的蕉叶碧玲珑玉钗便这般碎成了几

    段。少女长长的墨发披散下来,被他抓

    在心中揉了揉,淡淡的幽香弥散开来,

    便如同衣襟底下袒露出的乳儿,有一股

    勾魂摄魄的芬芳。

    那乳儿被男人握在手里,几下重重

    揉捏,已是隐现红痕。

    嫩生生的小奶尖

    受了刺激站立起来,曹墨俯身下去叼住一只,软中带弹的一颗小樱果在齿间滚

    动来回,他听到她哀哀地叫了一声,那

    般轻软淫媚,既像是痛苦,又像是欢愉

    “舒服吗,嗯?”

    “啊.……啊哈……”瑶姬自不可能回

    答舒服,可真要说不舒服,似乎也不

    是。

    她的身子似乎已经习惯了这个男人

    略带粗鲁的玩弄,即便没有欢爱的那几

    个晚上,曹墨将她搂在怀里,大手也总

    是揉着她的奶儿,拨弄得小奶尖又红又

    肿。

    他似乎很喜欢她的这两只玉乳,不

    算尤为的大,可白生生嫩哒哒的,握在手里仿佛流动的牛乳,不仅能被揉捏出

    各种各样的形状,指尖按压下去,还能

    看到那雪肤被摁出深深的指印。

    这样的娇嫩是曹墨从未感受过的,

    就像他们第一次欢爱的那个晚上,她缩

    在他的身下一般。那时候曹墨就在想,

    这般生嫩,怕不是连自己一回都受不住

    他果然也弄伤了她,可她分明疼得

    受不了,偏还紧咬着牙不松口,连一丝

    声音也不肯发出来。

    她骂他有辱斯文,曹墨忍不住便

    想,那他就偏要“有辱斯文”给她看。

    流亡跑船的那些日子让他什么浑话都听过,那般的淫言秽语用在她身上,明明

    是想看她受不住了羞窘的模样,曹墨自

    己却越加兴奋起来。

    大概有一种女人是生来就会勾引人

    的,翘耸的奶儿,纤细的腰肢,还有那

    湿哒哒总是一摸就会流水的小淫穴.……

    想到此处,他浑身越发火热,大手探到

    少女腿间抹了一把,果不其然,那里已

    是泛滥成灾了。

    曹墨不再犹豫,抓着少女的腰肢将

    她放在书案上。

    凉滑的桌面让瑶姬刚一触到书案便

    忍不住哆嗦了一下,她身上的外袍衬衣

    已被男人扯了下来,只剩一件单衫儿松松跨跨地挂在臂弯。长裙倒还完好无

    损,奈何大手正在裙泥底下摩着,衬

    裤被解开,柔嫩的大腿根也在那生着薄

    茧的指腹游移下情不自禁泛起阵阵酥

    麻。

    腿间的淫水一波接着一波,小花穴

    怯生生地张开口,把探进去的长指吸进

    去了一个头。眼看接下来的欢爱已是避

    无可避了,瑶姬只好扭脸不去看曹墨脸

    上挪输的神色:“轻,轻点…….你每

    次,都弄得我疼.……”

    “这如何能怪我,”手指探进穴儿

    里越来越深,捣弄间不住地发出叽咕叽

    咕的淫靡声响,男人倾身下来啄吻小妻子的樱唇,“谁教瑶瑶的小淫尿生得这

    般窄,嗯?”不仅窄,还很会吸,贪婪地吮着他

    的手指不放,他曲起关节在花径里扩张

    抠弄着,一面摩擦那柔嫩的内壁,一面

    观察少女的神情。

    她一开始确实有些不适,但很快便

    微张着小嘴扭动起来,紧贴着男人胸膛

    的奶子也轻轻磨蹭着,腿间那张小嘴仿

    佛有生命般一吸一吮,含着两根只能聊

    解饥渴的手指想往里咽得更深。

    “乖,想吃大鸡巴了?”

    她没有点头,小嘴里逸出嘤咛来,盈满了水光的眼睛似乎便昭示了她的渴

    望。

    果真是个小骚货,男人低笑着把手

    指拔出来,解开腰带将肿胀不堪的阳具

    顶了上去。

    他其实早已忍了久,奇怪的是,

    为了让她更舒服一点,他似乎还能再忍

    更久。曹墨从不认为自己有多怜香惜

    玉,但即便是洞房那晚,看到她那么

    疼,甚至哭了出来,在那隐秘的淫虐冲

    动之下,也藏着他自己也没意识到的疼

    惜和后悔。

    很快,粗硕的阳具便插进了小穴

    里。虽然男人尽量放缓了速度,可瑶姬

    还是在一开始那强烈的饱胀里差点没喘过气来。她想自己本来应该已经习惯了

    的,偏偏每次肉棒刚进来的时候,还是

    有一种让她恍惚觉得自己要被捅烂的感

    觉。

    曹墨显然也被那紧致的绞夹弄得不

    好受,他紧抓着少女的纤腰,仿佛野兽

    一般粗喘着,好不容易龟头顶上了花

    心,两人方才不约而同长出一口气,他

    忍不住重重在那肉臀儿上拍了一记:

    “小东西,还怪为夫肉得你疼,你这小

    尿不多肉一肉,好搞得松些了,几时才

    吃得下为夫的鸡巴。”

    说着便抓住少女的小屁股狠撞了一下,瑶姬胸前两只奶儿被撞得上下抛落起来,他站在书案前,身上衣衫整齐,只是裤口大开着在少女腿间快速抽插起来。

    一时间,沉重的鸡翅木大案被撞得摇晃不止,连桌上摆着的文房四宝也随着桌案的晃动震颤起来。一旁海棠蕉叶纹的石砚里放着半截墨锭,被摇晃得在砚台里滚动起来,砰的一声撞在边缘,和着少女轻细的娇吟,仿佛最淫乱的丝竹之声,别有一番趣味。

    可怜瑶姬便是叫也不敢太大声,只因书房的窗子是虚掩的,若是动静太大,难保不会被路过的下人听到。

    偏她越是忍,曹墨便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