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宝贝你R错人了 第707章

    贵的蜀绣上是大滩大滩的湿迹,随着穴口失了堵塞,更多的精水顺着少女的腿根往下淌,弄得床单上也都是点点白浊。

    扬声唤了值夜的宫女进来,瑶姬也不好意思多说什么,只是吩咐她们打热水。随手拿起红木翘头案上的衣裳披上,她见舒湛把自己裹成一只团子坐在床上,羞窘之余,不觉好笑:“殿下不想沐浴?”

    “……不是。”少年的声音闷闷的,也不抬头看她。

    瑶姬愈发好奇,心道这是闹脾气了?小孩子的心思还真是不好猜。视线一转,她却发现被舒湛用被子遮住的下体那里露出了端倪——一个鼓鼓的“帐篷”撑在了那里,虽然舒湛似乎想遮掩,还是没遮住。

    恰他抬起头来,两人的视线在空中交汇了,傻太子的神情很无辜:“棍子又硬了,涨涨的。”

    瑶姬:“……”

    (,576080)

    =====================================================

    瑶妹:闹脾气了?小孩子的心思还真是不好猜

    太子:又硬了?看来还得骗骗老婆

    ps.司机肉休假肥来啦,给每个小天使一个么么哒=3=

    从今天开始恢复珍珠满百双更,爱你们(′‵)il

    太子妃嫁到9

    那天晚上到了最后,瑶姬是用小手给舒湛解决的。大概是射过了一次所以尤为坚挺,她忙活了大半个时辰手都酸了,才让小太子软了下去,

    刚换过的床单重又溅射上白浊,她也不好意思再唤人,只得用水洗了手草草睡下。

    这天晚上,她做了许多光怪陆离的梦。意识焦虑惶恐时,身边仿佛有一只温暖的手握住了她,让她在那无尽的黑暗深渊中坠落啊坠落啊,终究是落到了实处安心地酣眠了过去,

    次日一早坤福宫的崔嬷嬷却没有来。瑶姬去了太宫中请安,便见坤福宫的内官总管王平过来请罪,说是皇后病了起不来身。

    也是,昨天被落了那么大一个面子皇后能不病嘛,在座的妃嫔们神色各异,王平的话刚说完就听德妃笑了笑:“娘娘既病了自当好生休养,她也太小心了些,不教你来慈和宫请罪,太后难不成还会怪罪娘娘,您说是不是。”

    太后闻言,笑咪眯地拍了拍德妃的手背:“满宫里就数你嘴快,你都说是了,我还能说不是”一语气颇为亲呢。

    虽是玩笑,可这轻飘飘的几句话,瞬间就又把不在场的皇后给挤兑了,太后和德妃不愧是亲姑侄,皇后在她们俩的手底下,一时半会想来是讨不到好。

    目前看来,相比起两次为难瑶姬的皇后,太后和德妃对东宫还没什么恶意。但瑶姬明白自己也不能掉以轻心,这后宫里没有人是好相与的,她不想蹚浑水,但也得想办法平平安安地活下去。

    当务之急是掌握住东宫的内务,打理好自己那一亩三分地。

    说起来简单,此事却也是难如登天。难就难在舒湛是个傻瓜,自从他傻了之后,整个东宫就如同一个巨大的筛子,什么人都能往里安插眼线。

    就瑶姬出嫁前方家打探来的消息,东宫两大头领,内官总管怀恩是皇后的人,头领宫女董姑姑则是太后放在舒湛身边的。两人一内一外,明争暗斗多年,好在他们互相牵制,东宫倒没闹出什么乱子。

    这两人瑶姬是不能动的,她也没打算动。留着他们,才能让两宫安心,不会对她时时戒备。而她要做的就是暗中拉拢贴身伺候和库房膳房这些要害之处的人,这不是一朝一夕之功,必须循序渐进。

    好在瑶姬是东宫名正言顺的女主人即便皇后不想让她掌控东宫,有些事也是不能阻止的。所以她回宫后便召来了怀恩和董姑姑,要清点库房和名册。

    怀恩是个年约五旬的老太监,一张慈眉善目的脸“太子妃既要看,何不教他们都过来”

    “不必劳师动众,”瑶姬摆了摆手把名册递给陪嫁进来的另一个丫鬟,“绿芍,你念给我听。”

    绿芍和白芍都是方家为她千挑万选的,不仅忠心耿耿做事麻利,也还识字,绿芍便接了册子,把东宫登记在册的大监宫女一一念来。姓甚名谁,在何处当差,什么时候入的东宫,进东官之前又在何处当差....

    一本册子才念了小半部分,瑶姬便暗自疑感,贴身伺候舒湛的太监宫女,一年来竟换了四五次。似乎他身边的下人从来都待不长久,长则半年,短则一月就会被打发出去。

    瑶姬便问:“太子身边的人换得也太勤了些,可是他们伺候不周”

    这回答话的是董姑姑:“太子妃有所不知,他们倒是没有不经心之处,只是...不讨太子喜欢。”

    她说得委婉,瑶姬却一点就透。舒湛的心志只有四岁,四岁的孩子,说不喜欢那就是不喜欢,他闹起脾气来要换人,宫里自然也只有依他。

    这么一想,若是瑶姬好不容易把人拉拢了傻太子一句不喜欢就要赶人,她的努力不是都打了水漂

    暗叹一声,她打叠起精神准备再听。外头一阵闹哄哄的,却是舒湛领着人跑了进来。

    夏五月的大热天,他穿着绣万年青冰蓝丝暑袍,髻上一顶青玉发冠,愈发显得丰神俊秀,清隽非凡。瑶姬见他额上都是汗,想是在花园里疯跑了一阵,遂站起来:“快打水来给殿下擦脸。”

    早有宫女端了镀银的铜盆过来,舒湛却把脸一扭:“不要,”他的视线落在绿芍手中的名册上,眼前一亮,“这是什么”说着便要伸手去夺。

    “殿下,不可。”瑶姬忙制止他。

    可她的动作哪有舒湛快,册子被少年攥在手里,他刷刷刷的翻了几页,大概是觉得无趣,想往地上丢,转脸看到瑶姬皱着眉,他哼了一声,劈手就将那册子扯成了两半。

    “不好玩,”重重在册子上踩了两脚,舒湛领着一帮人又呼啦啦地出了门,“我们走。”

    “太子妃……”直到这时,怀恩才小心翼翼地凑了上来,“您看……”

    深吸一口气,少女扯出了一个笑容:“罢了,今天就到此为止。”

    这件事很快就传扬了出去,不出半天功夫,满宫上下都知道了太子当众给太子妃没脸。这也是常事,舒湛是个傻瓜,别说太子妃了,给皇帝没脸的事他也不是没干过。谁都不能和他计较,说起来还要惋惜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